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通讯 > 人物 > > 正文

“铁面人”曹哥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熊立秀 时间:2021-06-10

廉政文化建设征文之十一

 

“铁面人”曹哥

熊立秀

 

慈利县零阳镇政府于今年5月28日召开了第七届党代会,在这次会议上,年已58岁的曹哥全票当选了镇纪检副书记。此次当选,意味着在此岗位上已干了整整21个年头的曹哥,一直将干到退休。

面对这次当选,曹哥心里乐滋滋的:这一来呢,说明他这个纪检副书记这么多年来当得好,全镇党员们对他非常信任;二来呢,自己喜欢这个岗位,能在这个岗位上退休,很幸福!很光荣!

曹哥的本名叫曹成名。他总是头发梳得光溜,牛仔裤配衬衫或夹克打扮,显得干净利落,一点都不显老,所以老老少少都叫他“曹哥”;再就是曹哥干纪检工作几十年,刚直不阿,铁面无私,不怕得罪人,因而人们又称他为“铁面人曹哥”。

曹哥是八十年代初的招聘干部,曾任过乡镇“武装部长”、“统战部长”、“组织部长”,“乡党委副书记”等职。自2001年7月调入城里的零阳镇后,就一直担任镇纪委副书记,他踏踏实实,忠诚能干,先后获得了市、县“纪检工作先进个人”等诸多荣誉称号。

记得曹哥刚开始任镇纪委副职时,还是一个门外汉,心中不免有几分惴惴然,生怕搞不好,他深知纪检监察干部要涵养“剑胆琴心”,读书是必不可少的操练,可以提高自身修养,增长才干,才能不辱使命。他购买了《曾国藩》、《廉洁自律小故事反腐倡廉大道理》等书籍。

他如饥似渴地天天看,天天学,总以为学到知识了可以高枕无忧应对一切了,但实际工作中哪有风平浪静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久之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曹哥颠覆了对纪检工作的认知:一位纪委内部知情人心直口快,竟然直接将举报人袁某的真实姓名告诉了被举报人李某。举报人袁某是一位村民,李某是袁某所在村的联村干部。也是无巧不成书,那日袁某来纪委办公室询问举报结果,正巧李某也到纪委办公室来办事。这位知情人竟然指着袁某对李某说:“你看!就是他告你包庇受贿的!”

这一下简直点燃了一桶火药,李某觉得自己一心为民、公道正派反被诬陷冤枉,顿时失去理智,火冒三丈地抄起一把椅子砸向袁某。曹哥一看情形不对,赶紧去抢椅子,但还是迟了一步,椅子飞了出去,砸向袁某。幸亏袁某侧身躲过,而身后窗户的玻璃却被砸得粉碎。

曹哥吓出一身冷汗,思忖:哎呀!这纪检工作并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可能闹出人命啊!告诫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要时刻牢记党的宗旨、纪律和坚持原则。

在往后的工作中,又发生了类似事件,但结局却不同:蒋家坪村的几个村民把他们的村书记告到了县、镇纪委。曹哥和他的同事们根据告状材料展开调查,结果发现该村村书记真的有贪污腐败嫌疑。曹哥和他的同事当即向镇党委领导作了汇报,并建议对村书记给予“停职待查”处理。按常理,此项工作算是处理得恰当的,却不料后面发生的事,让曹哥差点被当成纪委线上的“内鬼”典型,遭受党纪处分。 

2012年9月的一天,曹哥接到通知,县纪委有请。曹哥以为是什么好事,待他兴高采烈地见到县纪委老上级时,平常对他和和气气的老上级却板着面孔说:“你涉嫌泄露信访举报材料,这是严重违纪的!请你配合调查!”

曹哥顿时傻了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泄密?不存在呀?最后总算弄明白了:原来是举报村书记的那几个人把他也给告了,说是现在村书记在找他们秋后算账,鸡蛋里挑骨头,没事找事为难他们;他们想,一定是跟村书记私交甚好的曹哥通风报信给村支书了,要不,村支书是如何晓得的?

曹哥一听倒是轻松了许多,常言道: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他拿来工作笔记本,不慌不忙翻到给镇领导汇报的那一页,上面清楚地记录了给领导汇报的详细内容。

曹哥自参加工作以来就天天写工作日志,事无巨细记录在本本上,几十年如一日,已成了习惯。

老上级看后马上明白了原委,如释重负,连连说:“这个笔记很重要!很重要!为你洗去了嫌疑!”

后来进一步调查得知,原来是他们告举报人中有一个人当了“叛徒”,是他把举报材料复印后悄悄给村支书的。

 这件事恰恰证明了曹哥平常严格要求自己,关键时经得起党的考验。

曹哥讲党性,坚持原则,敢于碰硬也是毫不含糊的。有次就因为说了直话,差点被人掌掴。2008年4月份的某天,曹哥代表党委政府参加一个村换届选举工作,有位马姓人本是个地痞,但却参加村干部的竞选,老百姓虽然都很怕他,这时就是不投他的票。得票数未过半,马某恼羞成怒,蛮横地撕了选票,说是村民选的作不得数。曹哥这时站起来,义正言辞:“谁说作不得数?我代表镇党委政府宣布,此次选举有效!”此言一出,全会场鸦雀无声,但旋即,爆发出阵阵掌声。

马某嚣张惯了,岂会善罢甘休,于是,放出要掌掴曹哥的话来。曹哥闻听后,轻蔑一笑:“来吧!俺不怕!俺是党的干部!有组织撑腰的。”马某一听,焉了。

曹哥看似不近人情,其实他也有铁骨柔情的一面。他的联系点村被国家征用土地,有户被征人家,却因某些不能道说的的原因,迟迟得不到征地撤迁房屋补偿款,一家人这里求情、那里求情,显得好无助、可怜。曹哥得知缘由后,不顾某个村领导的强力阻拦,依然帮他按政策办理了此事。这户人家感激涕零,装了鼓鼓囊囊一信封钱,送到曹哥家里,曹哥坚辞不受,两个人推推搡搡象打架似的。曹哥来个缓兵之计假装收下,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钱直接送回了那户人家。那户主感慨地说:“我是真送,你是真不要啊!所有干部都象你的话,我的补偿款也不会拖到现在!你真是个正直无私的党的好干部!”

面对未来,曹哥坦言:“我一定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给后人留个好形象!”

 

作者简介

熊立秀,湖南慈利人,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出版了长篇纪实文学《伤口》(湖南人民出版社),作品集《我的奶娘叫李小妹》(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