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人物 > > 正文

水 上 警 花(报告文学)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林德元 时间:2019-07-11

 

水 上 警 花

 

林德元

 

拥有鄱阳湖三分之一水面,湖岸线长达308公里,上至波阳、余干、新建,下至永修、星子、湖口,和六个县手拉手才将鄱阳湖抱住。水警们驾驶巡逻快艇犁波逐浪一整天,也跑不完这漫长的水上执法路,沿湖巡逻常常是一场水上的拉力赛……

这就是都昌县。一个充满了东方百慕大神奇色彩的处女地,一个由新建成的鄱阳湖二桥和外面的世界连通的神秘水域。

我到都昌来采访的对象,是被人称为水上警花的公安英模曹淑华,采访是在行驶于这片水域的公安快艇上进行的。

曹淑华,是个41岁的女汉子,虽然这称呼有点不雅,但她在鄱阳湖上执法时的雷霆作风,完全是一个男警察的形象,让一些非法捕猎的犯罪分子见了胆寒。她细小的身体里,往外迸发着一种豪爽和果敢,一种鄱阳湖男人式的粗犷。

曹淑华所在的都昌县水上派出所,由17名水警组成,11名六十年代出生的老警察,6名七十年代出生的青年警察,属于典型的老龄化单位。曹淑华和一个叫余芳的男警察最年轻,两人主动挑最重的担子,干最多的活。每天晚上和县里有关单位联合执法巡查的任务,常是她们自告奋勇参加,充满了惊险,也非常疲劳,深夜偷采湖砂的犯罪分子、偷捕鱼虾和螺蛳的渔民,为了利益会和执法人员拼命的。

按照规定,负责内勤的曹淑华可以不出警,只要在家当好管家婆就够了,光是给全县2600多条渔船发放牌照和年审的工作,就够她忙的。而且这些渔船都是逐水而行,哪里有水哪里有鱼他们就去哪里,外省外市的湖泊他们都会前往捕鱼。只有到了牌照年审和换发新牌照的时候,他们才会回到都昌找到曹淑华办理。这种突然性常让曹淑华吃不好饭,睡不好觉,随到随办是她一贯的办事风格。

都昌县有83万人,其中60多万人涉水,纯渔民5000多人。给这些纯渔民发放捕捞证是项很大的工程,而且必须是挨家挨户发放,人不在家办不成,丢失了身份证办不成,发放一个纯渔民的捕捞证往往要跑两次、三次,而且捕捞证办好了,还得按照省公安厅水警总队的要求全部录入电脑。大家都担心曹淑华忙不过来,想不到她经常利用节假日和每个周末加班加点,和同事们深入湖区、渔村走访摸排,收集渔民信息,上门办理渔船户牌和船民证等,并及时将信息录入水警治安系统,以便全省水警资源共享。

就为这事,曹淑华的丈夫不理解了,对她抱怨说:“公安局又不是你开的,连放假都不能好好休息,上班是最积极下班是最拖拉的一个,我长期不在家,帮不了你,也管不了孩子,你总是这么忙,也要为孩子们考虑考虑吧?”丈夫长期在外地经商,顾不了家,曹淑华又忙公家的事顾不了家,她们的两个儿子基本上没有父母陪着逛公园的快乐。唯一有的,是她们家里堆得满满的儿童玩具,一个玩具店的玩具肯定不如她家的多。那天我到她家采访,看到满厅满房的枪、炮、汽车和航天玩具,都让我惊呆了,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玩具博物馆——在曹淑华家,哄孩子的唯一方法就是买玩具给他们玩耍。

除了内勤工作,曹淑华还要参加沿湖的巡逻执法,因为她是水上派出所唯一的女警察,少了她在现场,有些执法是不便进行的。遇上违法捕捞人员中有女性嫌疑人,男警察不便抓不便审,都得曹淑华上。有一次,曹淑华有事没参加巡湖,但后来还是把她喊去了,审讯没她在场不行的。那是2018年4月22日,晚7时许,曹淑华刚吃完饭,正在家中洗碗,所长曹默打来电话,催她迅速赶到办案中心待命。曹淑华知道要审案,顾不上安顿好两个幼小的儿子,立即骑电动车赶到办案中心,穿上警服便开始了工作。经过了解得知,同事们傍晚巡湖时,现场查获了一起使用禁用渔具非法捕捞鱼虾的犯罪行为,抓获涉案人员2男2女。因为拒捕,另几个同伙跳水逃跑了,性质十分恶劣,因此必须对这2男2女连夜突审。审讯女嫌疑人,需要有女警察在场主审,所以曹淑华分别对两个女嫌疑人展开了审讯,基本摸清了这伙外地渔民强闯都昌水域滥捕的事实,并将犯罪嫌疑人连夜送进了县看守所关押。

等审讯结束回到家里,曹淑华看到两个儿子脏兮兮地坐在玩具堆里睡着了,年迈的母亲因为身体不好,也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机里闪动着满屏的雪花点。那一瞬间,曹淑华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她把母亲安顿好,又转过身到卫生间舀来热水,帮两个儿子洗脸洗脚,再抱到床上睡下,这时候,远远近近的公鸡开始了它们的啼鸣。

躺在床上的曹淑华,尽管眼皮子打架,可还是睡不着,夜深人静的,她思念远在他乡做生意的丈夫,如果此时此刻他能在家帮着料理家务该有多好啊!尽管她俩是大学同学,自由恋爱,感情深厚,可这个时候她还是要埋怨丈夫不在身边,让她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太难了!她需要像闺密们一样,有老公呵护着,有老公帮扶着,而她,不但得不到这一切,还得里里外外像个男人一样奔忙操劳……

坐在我面前接受采访的曹淑华,有成熟女性的美丽,却没有描眉染发的爱好,一身浅蓝色的短袖警服穿在身上,显出一种端庄和稳重。她戴一副黑色边框的近视眼镜,脸上有两个浅却明显的酒窝,因为长期受鄱阳湖上太阳的暴晒和四季湖风的吹拂,使得她的脸有些黑,让没有留海掩饰的大脑门显得黑亮而宽敞。

曹默所长介绍说:“别看我们小曹小巧又文静,其实不简单哩,从警16年获得了挂满墙壁的奖状,最近又评上了市公安系统十大英模人物,成了响当当的水警之花!

有人说,曹淑华评上英模是沾了她父亲的光,她是在父亲的光环下成为英模的。通过采访,我觉得这话说得对,也说得不对。对的地方,是她从警16年来,一直以烈士的父亲为榜样,事事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干工作不顾自身的安危;不对的地方,是她从不以父亲的荣誉自居,更不在人前炫耀自己是烈士的女儿。她说,父亲的荣誉归于父亲,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警察,我要靠自己的努力去创造荣誉。当年她在河南读大学时,很多当地的警察叔叔阿姨去看望她,关心她这个烈士子女,现在她当上了警察,就主动对接了大港太阳村一个特困家庭的孩子,她把这个孩子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关心照顾,吃穿和学习费用都提供保障。她说,当年那么多警察叔叔阿姨关心我、照顾我,如今,我也要像他们一样去关心照顾别人,人是要学会感恩的。

曹淑华的父亲当年是都昌县公安局治安科一名警察,在1998年那场世纪大洪灾面前,他毫不退缩,带着重病上圩堤抗洪抢险,最后累倒在战斗岗位上,成为一名光荣的革命烈士。

父亲牺牲之后,大学毕业的曹淑华没有向组织上提任何要求,独自去了沿海打工,通过几年的努力,打拼出了自己的事业。但当她听说都昌县要公开招录公安民警时,她又毅然放弃了一切,告别恋人回到家乡,报名参加招录考试。作为一名大学毕业生,在文化理论考试中大显身手的曹淑华,考出了第一名的好成绩,这让她欣喜不已。但后来的面试却让她为难了,她的身高不够,招收公安警察是有严格的身高要求的,母亲劝曹淑华放弃算了,当不了警察继续去沿海打工,毕竟那里还有她的男朋友。

到了面试的这一天,曹淑华瞒了母亲,穿上一双增高鞋,想去碰一碰运气,她想用精气神征服考官,想表明她当警察的决心。考场上,几位考官见个小的曹淑华站在面前,没好印象,准备在她的名字下面打X,这时候曹淑华不慌不忙地说:“各位领导,我知道我的身高不够,但我还是来了,我只想当一名好警察,像父亲那样成为英雄。”

考官们在交头接耳,打听这个女孩的父亲是谁,当听说她的父亲是一名老警察,牺牲在98抗洪抢险的战斗中时,几位考官被感动了,一致通过了她的面试关,一个烈士的女儿投笔从警,感天动地,不录取她还能录取谁呢?

2003年,曹淑华如愿穿上了警服,她的第一个岗位是法制科民警,第二个岗位是110指挥中心。大学生的曹淑华是个人才,公安局各个科室都抢着要。但是,一切从头开始的曹淑华,选择到指挥中心110接处警服务台做了一年多接线员。这个岗位谁都不愿去,常被报假警的人吵得彻夜不能睡觉,更被打骚扰电话的人骂得哭鼻子。曹淑华最开始也被骂哭过几回,那些不堪入耳的语言,未婚的曹淑华哪能听呢?后来她习惯了,遇上报假警和骚扰电话,她就严肃地告诉对方:“这里是公安局110处警服务中心,你的行为是违法的,请你自重!”

经过一年的试用期后,曹淑华以优异的成绩选拔为一名专职机要员。机要员对公安民警的要求很高,既要有政治敏锐性,又要经得住诱惑,严守秘密,甘于清贫,这些曹淑华都做到了。她始终继承父亲的遗志,牢记人民警察的誓言,在这个特殊岗位上一干就是9年。9年中,她从未出过任何差错,密钥更换及时,接收的密级文件从未发生过泄密事故,多次得到省市县公安领导的肯定和赞扬。2007年,她代表全市在省公安厅参加机要知识比赛,摘得第二名的桂冠,为九江市公安机要获得了荣誉。

2013年11月,表现优秀的曹淑华被调到水上派出所工作,负责内勤工作。但实际上,她到水上派出所还有另外一项工作,那就是作为唯一的一名女水警参与执法和办案。有人偷偷告诉曹淑华,干水警非常危险,非法捕捞人员仗着自己水性好,为了逃避执法,常常趁水警不注意,抱住水警跳进湖中逃跑,水警若是水性不好,会淹死的。

曹淑华听了,只是微微一笑,但过后仔细一想,还是觉得挺害怕的,因为她是一个“旱鸭子”,如果真遇上歹徒抱住她跳湖,她只能像石头一样沉到湖底。干上水警后,为了不使自己怯水,倔犟的曹淑华30多岁才开始学习游泳,并主动报名参加水警的游泳训练,虚心向专业人员求教。在呛过许多次水之后,曹淑华很快由“旱鸭子”变成了游泳高手,并且在九江市公安局水上分局组织的岗位技能比赛中,获得了游泳优胜奖,成了水中蛟龙。曹淑华自信地说:就算犯罪分子真的抱着我跳水,我也会在水里将他擒获。

鄱阳湖水警管的事挺多,既管非法捕捞,又管非法采砂,还要管湖洲草地的权属纠纷,保护鄱阳湖候鸟的安全也是份内事。这些年,水警们又多了一项工作,保护鄱阳湖的螺蛳。不法分子在鄱阳湖每天要捕捞螺蛳100-200吨,外地卡车守在都昌的岸边抢着收购。螺蛳可是鄱阳湖生态保护的大功臣,有人做过试验,在一盆混浊的泥水中放进20多只螺蛳,不一会功夫,一盆混水就变清澈了,那都是螺蛳过滤泥水的功劳。螺蛳不仅保护鄱阳湖一湖清水,还是鄱阳湖生物链上重要的一个环节,它们快速的繁殖能力,为鄱阳湖的候鸟和鱼类提供了丰富的粮食,它们的牺牲,换来的是鄱阳湖丰饶的物产。假如某一天鄱阳湖的螺蛳被捕绝了,那一定是鄱阳湖成为死湖的开始。这不是危言耸听,螺蛳就有这么大的作用,所以水上派出所的警察就是要禁止螺蛳的捕捞,任何人捕捞和贩运螺蛳都属于犯法。

如此大的管控范围,如此大的工作量,所以曹淑华和同事们就得日夜巡逻在鄱阳湖上,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保护着鄱阳湖的一湖清水,一湖活水,一湖充满灵气的水,一湖丰饶富足的水,一湖令人向往的水,一湖富有传奇故事的水!

曹淑华最后兴奋地告诉我:听说国家准备全面禁湖10年,任何人都不能到鄱阳湖里捕捞了,渔民们将拖船上岸,渔网封存,享受国家的生活补助,因为鱼虾要繁殖,螺蛳要繁殖,候鸟们要保护,鄱阳湖要休养生息。也许今年,也许明年,这项伟大的护湖工程就要开始了,时代赋予水警的责任将更大,执法的力度将更大,曹淑华说她已经准备好了,一辈子就在鄱阳湖里执法巡逻,因为她太爱家乡的鄱阳湖了。

2019年7月10日写于都昌、九江

作者简介:

林德元,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江西公安特邀作家,创新文学网全媒体驻江西省首席代表。

先后在《报告文学》《散文》《散文选刊》《啄木鸟》《神剑》《百花洲》《光明日报》《法制日报》《江西日报》等报刊发表报告文学、散文、小说、诗歌作品百余篇(部)。著有散文集《年轻的梧桐》、中篇小说集《白手帕》、诗歌集《日子茫茫》、长篇纪实文学《南京大审判》《无愧炎黄》(上、中、下)、长篇报告文学《军歌唱凯》《凌空飞架》《平凡至伟》《不辱使命》《抱团养老》、长篇传记《沉默的英雄》、电影文学剧本《国门前哨》等。荣获江西省首届谷雨文学奖、江西省首届金盾文学奖等。

责任编辑: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北京榜样(报告文学)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