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人物 >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党永富三十年治土之路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毛琦 郑旺盛 时间:2018-10-31

特别提示:

2017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委员陈全国接见“土代表”党永富时说:“袁隆平是让人吃饱,党永富是让人吃好”。

2018年5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邀请“土代表”党永富参加由栗战书委员长担任组长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大气污染防治执法检查组”。

联合国原秘书长潘基文称赞“土代表”党永富是“第一位在联合国推动土壤污染与生态治理的人”,是“人类的英雄。”

河南省委书记王国生在周口市调研期间,与“土代表”党永富共话土壤污染治理问题,对党永富三十年坚持科研的治土精神与“过程农业”系统的科研成果十分肯定。

河南省省长陈润儿到河南奈安生态治理生产基地考察后,对“土代表”党永富致力于土壤污染防治和科学研发给予高度评价。要求河南省有关部门协助党永富完善原创技术新材料的机理研究,申报国家奖项。

“土地和粮食就是我的命!”

——全国人大代表、“土代表”党永富三十年治土之路

毛    琦  郑旺盛

30年弹指一挥间。回首曾经的治土历程,有过多少曲折和艰难,多少委屈和心酸,多少光荣与梦想?如今,这一切早已伴随沧桑岁月,在他的生命里定格成了一道道难忘的壮丽的风景。

【一】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这是著名诗人艾青的诗歌名句。

从这句诗中,我们却看到了另外一个值得书写的人。一个土生土长的豫东平原的农民,一个从农民中成长起来的中国农民科学家,一个从中国走向世界的人,一个从“土专家”到“土代表”的人,一个倾情土地30载、扎根土地搞科研、人称“中国治土第一人”的党永富。

52年生命历程,30载苍茫岁月,他于跌宕坎坷中永不退缩。他把汗水和心血、忠诚和理想、生命和力量,心无旁骛、心无挂碍,赤诚无私地奉献给了中国的土地、世界的土地。

2014年7月,党永富受邀在联合国做了《拯救被化肥农药污染的耕地》的演讲,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听后非常激动,由衷地称赞党永富:你是第一位在联合国推动土壤污染与生态治理的人。因为你的加入,让世界生态污染治理迈进了一大步,你将会成为“人类的英雄”。

  联合国有关人员给党永富颁奖环境保护奖章、证书

2012年,党永富荣获国际环境安全一等奖,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当选河南省人大代表。

2014年,党永富光荣的被电视台表彰为中国“十大‘三农’人物”。

2015年12月23日上午,联合国国际生态生命安全科学院在北京授予他“科学之星”荣誉勋章,表彰他在全世界十多个国家治理土地污染与生态治理的卓著贡献。 2017年9月,他当选为联合国国际生态生命安全科学院生态安全院士。在所有联合国这一科学院的院士中,他是绝无仅有的一位农民科学家。他的当选,让世界对中国、对中国农民刮目相看。 2016年6月18日,“科技苑”节目,以30分钟的时间,报道了党永富近30年来研发土壤改良技术和产品的奋斗之路,介绍了他研发的新技术、新产品、新材料在全国各地治理因除草剂、农药化肥过量使用而污染绝收的土地所产生的“灵丹妙药”的效果。几十年来,他经过潜心研究和反复试验,先后研制出了奈安除草安全添加剂、“奈安微蜜”有机水溶肥、中草药替代化学农药拌种剂、金不染重金属钝化技术、新材料炭吸附聚谷氨酸肥料减量技术等八项相关专利技术及产品,先后在全国12个省近百个地区治理因过度使用除草剂造成的“癌症田”2100多亩,为中国农民挽回经济损失300多亿元。 而在世界上,他的技术也不断得重视和推广,他先后被邀请到联合国、斯里兰卡、柬埔寨、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等十多个国家演讲培训,推广中国的化肥、农药双减量技术,斯里兰卡等国家甚至将它的技术和产品上升为国家战略来推广,党永富也因此成为一些国家的总统、总理、农业部长的座上宾。

  十一个国家的农科专家与党永富探讨科研项目

  斯里兰卡现任总统西里哂纳接见党永富

2016年以来,党永富治理污染土地的技术,得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与河南省援疆指挥部的大力支持。党永富来到广阔的新疆开展科技援疆,他的新技术和新产品先后在16个(市)县进行试点推广。特别是2017至2018年在新疆哈密巴里坤县,整县推进“炭吸附聚谷氨酸”化肥减量技术模式,让这里的农民减少投入而大幅度增产增收,让26万亩不同程度被化肥农药污染的土地焕发勃勃生机,创造了一个农民科学家以科技扶贫、生态援疆的力量,助力巴里坤县脱贫攻坚与污染攻坚战有机结合的“巴里坤扶贫攻坚新模式”。 袁隆平研究杂交水稻增产增收,让中国人吃得饱;党永富治理污染土壤保护耕地,要让中国人吃得好。他是一位农民,虽身于一隅,却心怀天下,人都说他是一个有家国情怀的人,有责任担当的人。他的妻子邱银芝则说,党永富是一个特别忠厚、特别忠诚的人,他满心装的都是那些被污染的耕地,满心装的都是那些辛苦种地的农民。 狂风暴雨,跌倒站起;披荆斩棘、坚韧不屈。永无止境的目标让党永富奋斗不止,无论黑夜或黎明,无论顺境或逆境,无论失败或成功,他始终坚定地虔诚地追寻着他内心宏大的抱负和理想---我要让天下的土地都成为绿色有机的土地,我要让天下的粮食都成为安全健康的粮食,要让天下人不仅吃得饱更要吃得好! 2018年年初,党永富光荣的被选举为全国人大代表。从乡人大代表、县人大代表、市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一步步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党永富始终没有离开土地,人们亲切地称他为“土代表”。 党永富说,我当了一辈子农民,一辈子都在跟土打交道,现在拍拍脖子,都能掉2两土,别人都叫我“土代表”。作为土生土长的农民,跟土亲,跟土近,了解土、懂得土,一辈子想的是土,摸的是土,治的是土,一辈子也离不开土,骨子里对土地有着割舍不掉的情,知道有好土才能种出好庄稼。 党永富还说,这些年,让人心痛不已的是,大片大片的土地,被过量使用的除草剂和化肥、农药污染了,粮食、蔬菜都不安全了。土地和粮食就是我的命。所以作为治土人,我任重而道远。 2018年5月24日下午,党永富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的电话,邀请他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参加由栗战书委员长担任组长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大气污染防治执法检查组”开展大气污染防治执法检查。这是党永富当选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后第一次跟随国家领导人执法检查,更是他第一次领受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重要任务,他深深感觉到了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从5月24日到7月10日,党永富全程参与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大气污染防治执法与全面加强生态保护情况的检查。一个多月里,他参加实地检查与暗访,听取地方工作汇报,列席委员长会议讨论、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询问会议,参与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加强生态保护,依法推动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决议”的讨论、表决。

期间,党永富提了三项建议:建议在交通压力比较大的地区优先延伸铁线,并利用油改电解决污染问题。该建议被交通部采纳。建议农业部尽快出台化肥减量标准,加快对化肥进行量化考核。因为农业部专家介绍我国每年就有不低于4000万吨的化肥在上天入地、污染水质。该建议农业部采纳。建议加快地方立法与法律培训,解决我国法律的上热、中温、下凉的问题。此建议助推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立法工作。

7月11日,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时,尽管党永富座位相对靠后,但他积极举手发言。栗战书委员长多次点名“让基层代表、治土专家党永富发言。”期间,栗战书委员长还特别与党永富合了影。

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杨振武在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培训会上,三次提名表扬党永富。

呕心沥血研究新技术,矢志不移开发新产品。党永富的生命与土地密不可分,此生志在治理全中国乃至世界上被污染的土地。

让因为过度施肥、过度使用除草剂僵硬污染的土地重新焕发活力,让中国农民在绿色的田野上、丰收的田野上绽放喜悦的笑脸。这是党永富最美好的理想和追求!

30年弹指一挥间。回首曾经的治土历程,有过多少曲折和艰难,多少委屈和心酸,多少光荣与梦想?如今,这一切早已伴随沧桑岁月,在他的生命里定格成了一道道难忘的壮丽的风景。

【二】

苦心人,天不负。打开科学之门的党永富,在农田污染防治这条道路上,虽历尽艰难,却越走越远,展现了无限的智慧和光芒,看到了科研领域无限的风光。

大地绽绿,乍暖还寒。

1966年春三月,迎着豫东平原料峭的春寒,党永富在一个农家出生了。

党永富姊妹7人,他排行老三。13岁时,父亲撒手人寰,母亲带着一大家兄妹七人艰难的生活,党永富只上了五年学,便不得不辍学回家,小小少年变成家中的劳力,替母亲和家庭分忧。党永富说,年轻的时候我受过大罪,为了生活每年春荒什么树叶和野菜他都拿来充饥,甚至在街头讨过饭,但穷人家的孩子当家早,18岁我就在村里办起了砖瓦厂,最早成了村里的“万元户”。

1989年,在西安工作的哥哥为了让在家务农的弟弟党永富除草省些力,捎回来两袋除草剂,说是喷洒到庄稼地里就不用人工除草了。作为别人,可能就直接将除草剂喷洒到田地里了,可党永富不,他是一个独具个性的人,也是一个文化不高却特别聪明有智慧的人。他想,除草剂既然能除掉杂草,它那么厉害,他会不会也伤害到庄稼?

党永富决定在自家的一亩三分田里做个试验,一半用人工除草,一半用除草剂除草,看看除草剂这新玩意儿对庄稼到底有没有副作用?结果很快就出来,喷洒除草剂的庄稼地灭草效果好,但生长却有明显的抑制期,而人工除草的庄稼,基本上都能够正常生长。到了庄稼收割时候,用过除草剂的那一半庄稼收成差,人工除草的庄稼收成好。

这次试验,让党永富认识到,自己的半亩地就能减产几十斤,全中国那么多土地,如果都用了除草剂,要减产多少粮食?正是这份担忧,竟鬼使神差般让他下定了一个决心:我一定要找到克服除草剂副作用的办法。

一个23岁的农民,在那个除草剂还未大量推行的年代,他就敢异想天开地去研究克服除草剂副作用的办法,他把自己开砖瓦厂的钱全都投了进去,连续几年在庄稼地里做实验,在家中查找资料搞研究。他把绿豆汤、中草药汤,甚至肉汤,都撒到地里去,看能不能治住除草剂的副作用。

妻子邱银芝最了解当时的情况。她说,村里人那时说啥的都有,说党永富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放着好日子不好好过,你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搞啥研究?那还要科学家干啥?疯了,傻了,瞎折腾,不着调,这是要败家呀!

党永富却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我就不信攻不下这难关,三年五年不成,我十年八年一辈子跟它干,我就不信这世界上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党永富这不仅仅是倔犟,这应该是他的性格使然。1966年出生的党永富,属相是马。人都说属马的人,天性聪明,个性张扬,独立自信,坚强勇敢,永不肯服输,这种说法或许像极了党永富。从小,他就是一个有主心骨的人,他认定的事,八头牛都拉不回,撞了城墙也不愿回。他常说,人是有智慧的,人是万物之灵,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办法总比困难多。撞了城墙,我就要爬上去,谁说前面没有路?

搞科研是个“烧钱”的事情。几年的辛苦努力,大量“打水漂”的钱财,东奔西走的求教,并未换来他期待的结果。1996年,正当党永富万般无奈之际,他听说沈阳化工研究院有一位叫陈昌的科学家,在中国化学工业研究领域非常厉害,于是他千里奔袭,找到了陈昌教授,向他求教治理除草剂副作用的办法。

已是耄耋之年的陈昌教授,被这个有志气、有理想、有胸怀的青年人感动了。他告诉党永富现在治理除草剂副作用下手太早,因为除草剂还没有推广开,如此会在研究的路上非饿死不可。他建议党永富建一家自己的除草剂工厂生产除草剂,先养家糊口、解决生计后再说,并答应帮助党永富引进生产除草剂的技术。

陈昌教授一诺千金,真的来到河南西华县,全力帮助党永富建设生产除草剂的化工厂。党永富花费自己的全部积蓄,又借了几百万元投资了生产除草剂的化工厂。在考察其它除草剂工厂时,他看到了污水对环境的严重污染,心里头在滴血。于是党永富痛下决心,果断关闭了这座投资一千多万元的除草剂工厂。

党永富的环保情怀感动了陈昌教授,陈昌教授对党永富说:“你让我重新认识了河南人!随着化学农业的推广未来人类疾病可能会高发,我在德国搞科研有成熟的技术,你生产治人类脑血栓的药吧。”于是,党永富又从一个生产除草剂的设备更改为生产医药原材料的设备,跨领域、冒风险重拾自己的人生路。

然而天不假人,一年后,陈昌教授因病突然离世,撒手人寰。晴天霹雳!无情打击!党永富创办企业的宏图中途夭折。没有了陈昌教授就没有了技术。此时此刻,党永富真的是倾家荡产了。

办厂的资金都是他借来的。当年,为了借这些钱,他好话说尽,借遍亲朋好友和乡邻;为了从银行借到20万块钱,他曾经连喝了十九碗酒,大醉之后驾车一头开进了水沟里。那些日子里,他满怀信心,满怀激情,满怀着轰轰烈烈要大干一场的劲头儿。

如今,听说他关了厂子破了产,要账的人挤破了门,有的人甚至说他是骗子。更有一次,让党永富刻骨铭心,永世难忘。那一天,他被一个急红了眼的债主扯着领带在县城游街示众。无奈、痛苦和巨大的羞辱,让党永富痛彻心扉,无地自容。那天,他哭了整整一个晚上,他甚至想到了死。性格决定命运,也许此时此刻是对的,痛哭过后的党永富暗下决心:无论有多少艰难困苦,都要将这项未竟的事业做下去,永不放弃。

为了研究,为了购买专业书籍,家里没钱的党永富,有一次竟然胆大包天,将母亲养的一头牛牵出去卖了,用卖牛的700多块钱,买了一套化工科技研究的书籍。母亲没有怪他,妻子邱银芝也没有怪他。在别人眼里,党永富是疯子、傻子,是走火入魔的人,但在母亲、妻子和亲人们的心里,他们愿意祈祷党永富历尽劫波,早一点获得成功。

在他人生踏入最艰难、最黑暗的时刻,是亲人们最真挚的感情温暖了他,给了他前进的力量和希望。多少年以后的今天,提起母亲,提起妻子,提起亲人,党永富依然眼圈发红,声音哽咽,内心满满的是感激和感恩。

陈昌教授去世时留下的那堆原料和他的提纯思路,让党永富重新踏上了解决除草剂副作用研究的艰难征程并看到了一线曙光。

1997年,党永富远赴青海,在那里静心研究他的课题。这里远离世俗的漩涡,远离债主们的逼迫,这里茫茫的大草原,有高耸入云的雪山,有湛蓝如海的天空和湖泊,有千年不倒的胡杨树。一年四季,高原的风或温暖或刺骨,吹拂着党永富那满怀理想的胸膛。在这里,党永富仿佛置身事外,他忘却烦恼,寂静深沉,全身心地投入了科研。

苦心人,天不负。六年后的2003年,经过无数次实验,党永富终于完成了降解除草剂副作用的重大研究难题,并探索测算实现了精准定量的实用性成熟方案。2005年,党永富研制出了中国关于防治除草剂残留污染的新技术产品----奈安除草安全添加剂,并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2007年2月,河南省科技厅邀请中国工程院、中国农科院植保所、河南农科院、河南省植保站、黑龙江省植保站等单位的专家,组成以中国工程院院士李俊贤为组长的评审委员会,针对“奈安除草安全添加剂”的使用效果,进行了严格负责的科技成果鉴定,一致认为,这一专利产品,能够有效解决除草剂副作用产生的药害和残留,把除草剂对农作物生长的抑制性时间大大缩短,显著提高了农作物产量,填补了国内空白,具国际领先水平。

打开科学之门的党永富,在农田污染防治这条道路上,虽历尽艰难,却越走越远,展现了无限的智慧和光芒,看到了科研领域无限的风光。在开展除草剂副作用污染防治的同时,党永富深入田间地头走访,在与农民交流沟通中,他了解到,现在农民种地,化肥投入成本越来越大,而产量却不增反减,化肥越用越多,土地越种越薄,很多土地开始板结酸化,粮食增产已经进入瓶颈。

潜心的研究,反复的试验,党永富终于又研发出了新材料炭吸附聚谷氨酸改良土壤,该技术经多年的试验和推广和氮、磷、钾有机结合,既能保着粮食产量,又能修复耕地质量,解决了土壤环境和粮食数量的两难问题。不仅如此,他还长期探索“过程农业”管理体系以及农资次生灾害污染防治与修复的实践经验,撰写了《土壤污染与生态治理----农业安全工程系统建设》《农资次生灾害污染防治原理与应用》两部科技专著,参与编写了《气候变化与影响学》一书,先后有八项关于治理土地污染和修复土壤的科研成果获国家专利。

石破天惊,当惊天下殊。一个只有小学五年级文化水平的农民党永富,痴心不改,矢志不移,不负岁月不负人,做成了一件件众多科研人员尚未完成的高难度研究课题,研发生产出了改良土壤、减少除草剂和化肥农药危害的新科技产品,造福中国乃至世界。

【三】

事实胜于雄辩。党永富治理过的“癌症田”,竟神奇地重新长出了玉米、大豆、水稻和高粱,当地植保站的干部和许多的农民,望着大片大片茁壮成长的庄稼,他们赞叹不已。

近代工业技术的迅猛发展,推动了人类文明的繁荣和发展。但一切都是双刃剑,它也带给人类意想不到的烦恼和恶果。 党永富说,上世纪30年代,美国发明并使用的化肥,70年代引进了中国;上世纪60年代,美国发明并使用了除草剂,80年代引进了中国。在我们这样的人口大国,让人民吃饱饭是最大的事情,化肥和农药的副作用,从来就很少人能够想到它,客观的条件也难以顾及它。但它的副作用天生就存在,总有一天会爆发。

本文作者采访党永富

西方许多国家,由于人少地多,农田有休耕轮作制度,而中国人多地少,土地一直处于高负荷的疲劳生产中,几十年持续过量的使用除草剂和化肥农药,造成了大片大片的土地越来越贫瘠,越来越板结,有机质严重降低,土壤污染日益加剧,生态链被严重破坏。 21世纪初,具体地说是2006年前后,除草剂的副作用开始在中国大面积爆发,最严重的是东北地区,辽宁、吉林、黑龙江大片大片的耕地,由于连年使用大量的除草剂,导致土地寸草不生,不仅不长草,庄稼也开始大幅度减产或绝收。此情此景,让千万家农民欲哭无泪,痛心地称这些田地是“癌症田”。 也许是天意,也许是天意与人意的巧合。中国最早关注除草剂副作用并展开执着研究的农民党永富,此时手中已经掌握了治理除草剂副作用的“灵丹妙药”----获国家发明专利的高科技产品“奈安除草安全添加剂”2010年被科学技术部、环境保部、商务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认定为国家重点新产品。 说起党永富的发明创造,其实还是有些许悲壮的味道。虽然他手中有“灵丹妙药”,但推广的过程并不十分顺利,因为河南的土地还未大面积爆发除草剂的副作用,农民并不相信,也并不愿意使用他发明的除草安全添加剂,他的产品并没有机会大面积投入使用。 东北将成为党永富施展抱负的用武之地,成为他展示新产品强大威力的演兵场。2006年带着新科技产品,他首先来到了黑龙江绥化地区。绥化市有“北国大粮仓”的美誉,盛产玉米、大豆、水稻等粮食作物和烤烟、亚麻、白瓜、甜菜等经济作物,是国家重要商品粮基地、畜牧业发展基地和农副产品出口基地。由于连续多年大量使用除草剂,这里成为除草剂副作用大爆发的受害地。为了治理这些被农民称为“癌症田”的寸草不生的耕地,德国一家著名的治理污染的公司受邀来到了这里,帮助绥化这个地方治理“癌症田”。 德国是世界上有名的技术发达的工业强国,德国公司、德国技术的介入,让初来乍到、满怀激情、满怀热望的党永富备受冷落。人家怎么能够相信他一个人、一个农民能够治理被除草剂污染的大片的耕地? 党永富拍了胸脯,信誓旦旦地对植保站的领导说,你给我一块“癌症田”,我一分钱不要免费治理它,咱看看到底是德国的技术好,还是咱中国人的技术高?人家被他的诚意所打动,就同意他在这里做做试验。 党永富的新科技产品,凝聚着他的心血和智慧,就像他的孩子一样,他怎么能不了解?他有信心在这里大展拳脚,跟德国的公司一比高低,而且他胜券在握。 一年后,德国公司从绥化不得不撤走了,因为他们花费大量的物力和人力,并未如愿将这里被除草剂污染的土地治理恢复。党永富留下来了,经他治理的寸草不生的“癌症田”,再次焕发生机,长出了绿油油的玉米苗,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大丰收。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事实胜于雄辩。党永富治理过的“癌症田”,竟神奇地重新长出了玉米、大豆、水稻和高粱,当地植保站的专家和许多的农民,望着大片大片茁壮成长的庄稼,他们赞叹不已。 党永富的新产品在东北大地终于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党永富的名字像插了翅膀一样在白山黑水中传扬,黑龙江、辽宁、吉林、湖北、湖南,还有全国其它的许多地方,都派人邀请党永富去为他们治理“癌症田”、污染田。 奔走在辽阔的白山黑水的土地上,奔涌飞溅的是一道道河流,伸向天空的是一片片白桦林,盘旋鸣叫的是一群群飞鸟,还有大地之上,那一望无际的蓬蓬勃勃生长的大豆、玉米、水稻和高粱。 壮丽的山河,焕发生机的土地,丰收在望的景象。那时那刻,党永富在这片他洒下汗水和心血、忍受委屈和误解、迎来光荣和骄傲的土地上,百感交集,情不自禁,热泪滚滚。

【四】

党永富说,化肥是肉,有机肥才是土地的粗粮和蔬菜。“大鱼大肉”吃多了,土地同样会生病。农民种地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土地,饮食营养要均衡,土地才会健康,才能打出好粮食。

这些年来,党永富运用他的新材料、新技术和新产品,进行药残降解、重金属钝化、土壤修复治土,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十多个省和世界上十多个国家。

回望多年的治土之路,虽艰难曲折,却硕果果累。从黑龙江绥化治理“癌症田”到今天,党永富先后在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河北、河南、山东、江苏、湖南、湖北、新疆等多地推广他的新技术、新产品,先后治理“癌症田”近2100多万亩,为农民挽回经济损失300多亿元。

一个农民,一个农民科学家,靠科技的力量,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值得骄傲和自豪。但党永富的成就远不止此,治理除草剂副作用的技术,只是他多年研究的一部分,他的另一个重要研究成果,就是研究农资次生灾害污染防治领域的化肥减量技术和产品。党永富告诉我们,这些年不少耕地出现了“化肥依赖症”,而且越来越严重,离开了化肥,土地就不打粮。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会儿,农民一袋化肥够种5亩地,那时的土地有劲儿、是健康的;现在一亩地就得一两袋化肥,化肥越用越多,地却越种越薄。化肥施用过量的土壤呈现板结状态,碎了后就像粉面一样;而用生物技术改良后的健康土壤,一粒一粒的是“会呼吸”的土壤。在板结土壤里生长的小麦根扎不深,而在恢复地力的土壤里生长的小麦根须又直又长。

党永富说,化肥是肉,有机肥才是土地的粗粮和蔬菜。“大鱼大肉”吃多了,土地同样会生病。农民种地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土地,饮食营养要均衡,土地才会健康,才能打出好粮食。

针对全国大部分土地过量使用化肥这个问题,党永富呕心沥血,经过多年研究,开发出新材料炭吸附聚谷氨酸,治理修复耕地因过量施肥造成的板结酸化问题,积极倡导实施它的“过程农业”,成功实现了种地少施肥、多打粮、产品安全又健康的愿望和目标。

究竟是一项什么样的技术?是一种什么样神秘的产品?是一种什么样理想的农业模式?何以有如此神奇诱人之魅力?

2018年10月9日下午,在党永富位于郑州西区的科研中心的办公室里,我们心怀好奇,与他进行了深入而愉快的交谈。

正是秋高气爽的日子,金色的秋阳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将温暖的阳光洒进屋里,映照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一片祥和的光芒。

茶台依窗而放,典雅而温馨。我们在他的办公室里参观,看到了他与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合影和向原国务院副总理姜春云介绍工作时的合影,还有他与斯里兰卡前任和现任总统等国家政要和农业部长的合影。此时此刻,我们心生感动,为河南、为中国有这样一位农民而骄傲和自豪,也更加相信党永富的事业会越做越大。

党永富为我们泡水,请我们品尝他从斯里兰卡带回的茶叶,他说这茶叶是采用他的新技术“炭吸附聚谷氨酸”种植,通过他倡导的“过程农业”管理体系最终生产出来的,品质和口感非常好。

党永富是农民科学家,一边品茶,一边听他介绍他的新技术“炭吸附聚谷氨酸”高新科技产品,你会在倾听中感受到科技的神秘和力量,也会感受到科技研究的快乐和动力。

党永富兴致勃勃地介绍他的“过程农业”。他说,现在虽然有不少讲诚信的食品加工企业,但也只能做到在加工环节不添加添加剂,粮食种植过程他们很难控制。这是因为,在产前,对土壤环境里的除草剂等残留,以及有机营养成分无法控制;在产中,对化肥、除草剂、杀虫剂、催熟剂等无法控制;在产后,对晾晒、储藏等无法控制。为此,他提出建设国家首批“农业过程管理体系示范工程—过程农场”,打造过程农业产业链,从保证土壤安全开始,实现安全食品过程的全控制。

其实,早在2007年,党永富就在家乡河南西华建立了1000亩的小麦和花生农场,推行他的“过程农业”模式,并把他探索的“西华过程农业经验”在黑龙江、新疆和国外复制推广,还联合多个农业合作社、黄泛区农场等大型农企启动“过程小麦”示范项目,联合种植大户启动“过程茶叶”示范项目。经SGS检测,“过程农业”模式所产的“过程大米”、“过程茶叶”、“过程面粉”等“过程食品”中的重金属和农药残留含量远远低于欧盟标准。党永富说,这些过程食品在国内外十分抢手,供不应求。

2018年9月13日,河南省委书记王国生在周调研期间,专程来到位于西华县的河南奈安生态治理生产基地看望了党永富,与党永富共话土壤污染治理问题。王国生对党永富几十年坚持科技研发的治土精神和他的“过程农业”生产模式十分肯定。

详细了解土壤污染防治奈安系统解决方案后王国生说:“党永富代表,你对生态环境保护很有社会责任,当我们全国上下所有农业战线队伍都在围绕粮食产量的时候,你能够自己掏腰包研究土壤污染防治技术;当十九大提出打好土壤污染防治攻坚战,很多人束手无策,既不知怎么防、也不知怎么治的时候,你已经在新疆巴里坤提供了一个整县推进土壤污染防治的样本!”

王国生书记紧紧握住党永富的手嘱咐,让省委办公厅留着你的电话,有空我去你的研发中心,或者许你去我哪里,我们在深谈。然后,在园区办公楼前的一颗石榴树①前同党永富亲切合影留念。

在党永富的倡导下,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中国农业科学院等多所农业高校和机构,正与党永富的研究所联合筹备成立“中国生态文明过程农业分会”。2018年,党永富还联合河南农科院、河南农大、河南省农业厅筹备发起了“耕地质量保育科技创新联盟”,提出了“解决我国农业碎片化”的新理念,希望通过培养中国农业过程管理专业人才,解决“科学种地”的问题。

他梦想着有一天通过他研发的新技术、新产品和“过程农业”管理体系,让中国人吃饱又吃好,吃上真正营养无害的食品,也让农民从现在种一斤粮食赚几角钱的苦日子,实现种一斤粮食能赚几块钱的好日子。

介绍了完了“过程农业”,党永富兴致勃勃地介绍他研发的“新技术炭吸附聚谷氨酸”。他说,在农业生产中使用它成本低,减肥又增产、保护环境相对容易,可代替部分化肥缓解土壤污染问题;它有很好的保水、保肥和吸附性,能够提高土壤微生物多样性,改善土壤微环境。尤其是在新疆,土壤气候条件异常,干燥缺水、土壤生态环境较为脆弱,可缓解水源不足难题,有利于恢复建立土壤生态环境,促进土壤良性循环。

他的介绍,让我们对神秘的新技术“炭吸附聚谷氨酸”有了更多更深更科学的了解。知道了它是由多种芽孢杆菌产生的一种胞外多肽。西方国家自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发明出来后,多应用于医药、化妆品与日化用品、食品、基因工程等方面。聚谷氨酸具有较强的保湿功能,善于思索,勤于动脑的党永富认为,如果聚谷氨酸在农业领域能起到保水作用,将是一个很好的生产材料。于是,他开始投入反复的试验,结果证实,它不仅具有保水功能,还有改良土壤和减肥功能。但是聚谷氨酸生产成本高、收率低、遇阳光分解快、稳定性差等问题又接踵而来。这些问题如果用在日化、医药等高附加值产品领域的生产上,也许不是问题,但用在效益本来就比较低的农业领域,就必须解决成本过高的问题。

党永富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为了攻克这个难题,他带领研发团队针对聚谷氨酸研发中存在的技术问题以及聚谷氨酸如何降低成本在农业方面应用的问题,克难攻坚的进行研究,他们研发聚谷氨酸,又通过微生物发酵生产出炭吸附聚谷氨酸,最终开发出了可提高化肥利用率,化肥减量的“炭吸附聚谷氨酸”新材料,成功实现了炭吸附聚谷氨酸的产业化。

在自然环境下,“炭吸附聚谷氨酸”可完全降解成小分子,能够直接被作物吸收,成为作物的直接营养源,既可以补充土壤有机营养,又可改善土壤结构。无论阳离子基团还是阴离子基团,被炭吸附聚谷氨酸高分子材料作用到,即可呈溶解态,先吸附贮存,再缓缓释放,从而促进作物对氮、磷、钾及微量元素的吸收利用。同时,还可避免因灌溉及下大雨剧烈冲刷导致的肥力流失,最终提高肥料利用率,实现化肥减量。

2012年至2013年,全国农技推广中心组织专家在河南、山东、黑龙江、辽宁、吉林、湖北、江苏、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12个省份64块1000多万亩试验田,在小麦、玉米、大豆、水稻、花生、棉花等作物上做了多项试验,效果明显。

这项技术能在化肥减量30%情况下实现增产8%以上。

2014年开始,河南省土肥站在禹州市和西华县进行夏玉米轮作使用炭吸附聚谷氨酸产品定点定位试验。

2015年10月,炭吸附聚谷氨酸取得农业部首家登记;2016年5月,被中国绿色食品协会认证为绿色生产资料。

2016年5月,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取土样对土壤菌群分类学组成分析,证明炭吸附聚谷氨酸可以增加土壤中微生物多样性,促进作物固氮,从而增加土壤固氮能力,提高土壤中的含氮量,使作物达到高产丰收。

2016年9月,8省30位农业专家汇集河南西华,对党永富的化肥减量示范田实地观摩测产。全国农技推广中心耕地质量检测处处长李荣,拔出长在示范田和对照田的两株大豆相比,发现长在示范田内大豆根须直扎向下,50多个有效根瘤菌;而长在对照田内的大豆,根须横向生长,只有20多个根瘤菌,且很多还是烂的。大家踩在地上,示范田经过5年改良已松软成“海绵土”,对照田则因长期过量施肥成了“千层饼”。经现场测试,示范田的大豆比对照田的大豆,增产幅度在24%以上。

当日中国植物营养与肥料学会组织全国农技推广中心及河南、山东、黑龙江、内蒙古、东北农垦、湖南、甘肃、新疆等地专家组成评审委员会,以中国工程院院士、河南省农科院院长张新友为组长,对党永富团队的“炭吸附聚谷氨酸”科技成果进行评审。专家组一致认为;该技术生产工艺先进,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环境效益显著,符合国家减肥减药的产业政策,炭吸附技术方面据国际同类产品领先水平,建议加快在农业上推广应用。

【五】

化肥减量是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与脱贫攻坚战的有机结合,党永富以科技的力量,公益为新疆农业可持续发展开辟了一条生态富疆、稳定脱贫的科技援疆、科技扶贫新模式。

党永富在科技援疆中大显身手,他成了这里的最受欢迎的人。

2017年和2018年,遵照河南省对口援疆指示精神,党永富利用“炭吸附聚谷氨酸”化肥减量技术模式,在没有任何补助和项目资助的情况下,连续两年在哈密市巴里坤县整县推进他的新技术新产品的使用,指导农民对26万亩土地开展化肥减量。实践证明,巴里坤县在化肥减量20%的情况下,小麦增产8%以上,品质提升3个点,全县每年减少化肥1300吨,增收2500多万元,惠及全县60%的农户,让农民有了获得感。

早在2015年和2016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土肥站便在党永富的指导下,开始对16个县的棉花、玉米、小麦、葡萄、哈密瓜、酱番茄、大枣等作物开展广泛的示范试验。各方面汇总结果显示,使用党永富研发的“炭吸附聚谷氨酸微蜜有机水溶肥”,在化肥减量20%的情况下,各类农作物和经济作物不仅长势良好,同时增产效果明显。在新疆的试验显示,玉米茎杆粗壮,增产7.48%;小麦千粒重增加3.3克,小麦增产12%;棉花绒长增加0.5厘米,增长8.33%;葡萄含糖量提升5%,增产9.15%;哈密瓜每亩增产增收2000元。

哈密市土肥站古丽夏提站长对党永富的技术和产品很满意,他说,今年让种枣的农户减少化肥使用30%,大枣的亩产量却不减反增,亩产达到了1200公斤,每亩增产400多公斤,增收4000多元。

2017年,新疆自治区向全区县市农技中心下发了《关于奈安“微蜜”有机水溶肥大田示范工作的通知》,巩固和扩大成果。

2017年以来,在新疆土肥站、哈密市农业局的大力支持下,在河南省援哈指挥部、河南省科技厅、河南奈安生态治理公司技术发明人党永富的共同努力下,新疆哈密市正在探索一条科技援疆、生态富疆,以化肥减量、农业增效为前提,土壤污染防治与农业供给侧改革为引领,实现精准脱贫和防治污染攻坚战有机结合的绿色、健康农业发展之路。

2017年7月30日,党永富受到现任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政委陈全国的亲切接见并共进晚餐。

陈全国说:“袁隆平是让人吃饱,党永富是让人吃好,我们的治土专家,党永富代表在科技援疆方面,为新疆生态环境保护作出突出贡献,下一步要大力支持党永富在新疆的土壤污染防治工作”。

目前,在河南援疆项目中,由党永富主持的化肥减量项目在新疆16个县已经完成了3年积累,并圆满成功地实现了哈密市巴里坤县化肥减量的整县推进。化肥减量是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与脱贫攻坚战的有机结合,党永富以科技的力量,为新疆农业可持续发展开辟了一条生态富疆、稳定脱贫的科技援疆、科技扶贫新模式。·

【六】

作为一个农民科学家,他情系土地,把土地和粮食当做他的命,永无止境地在探索着土地的生命密码,以自己的心血和智慧求索着科学的神秘发现,造福着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这个世界。

周口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继标书记在欢送周口籍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赴京参会时说:“你们都是我们市的杰出人才,优中选优;有突出的代表性,人大代表当之无愧。像党永富代表,人品好、思想觉悟高、社会责任心强,在土壤污染防治上研究出尖端技术,受到前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接见……”。

作为农民科学家,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作为一生致力于治理土地污染的人,党永富深感自己责任重大,治土之路任重道远。

党永富常对人讲,大气污染看得见,水污染也能看得见,可是土壤污染我们看不见。长期滥用除草剂、过量使用化肥,已经导致中国大部分地区的土地地力透支,污染严重,土壤退化,已经严重影响了中国的粮食生产和粮食安全,如果这种状况不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去重视和解决,后果不堪设想。

有人说,党永富这是杞人忧天。但党永富说,我的话不是耸人听闻,我们这样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粮食产量和粮食安全事关国家稳定和发展,如果不抓紧解决土地大面积污染等农业问题,几十年后中国的农业将十分危险。

研究治理土地30年,党永富一方面开发新科技,并积极推广应用治理污染的土地;一方面通过各种渠道鼓与呼,期望让全社会都重视土地污染的严峻问题。

2014年9月,作为省人大代表的党永富,就大胆地向来调研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沈跃跃汇报土壤现实状况,呼吁化肥农药应当减量,土壤污染防治要立法。紧接着,全国人大环资委主任黄献中的专项调研又找到了他。

党永富说,2014年,环境保护部会同国土资源部公布了《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调查结果显示,全国土壤污染状况总体不容乐观,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工矿业废弃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全国土壤总的点位超标率是16.1%,其中轻微、轻度、中度和重度污染比例分别为11.2%、2.3%、1.5%和1.1%。

最令党永富欣慰的是,2016年5月28日,国务院印发了"土十条",首次提出了中国土壤污染防治的工作目标,要求土壤污染防治要坚持预防为主,保护优先,风险管控的方针;2018年,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土壤污染防治法》。从此,治理土壤污染,有法可依。

2018年4月10日,河南省委副书记,省长陈润儿来到河南奈安生态治理生产基地考察。陈润儿省长连说了两个没想到:第一个没想到我们的农民党永富,没有读过大学,把研发中心放到国家大学科技园;第二个没想到是农民党永富研发出土壤污染的除草剂残留降解技术、新材料炭吸附聚谷氨酸技术,都是我们国家原创技术!指示河南省河南省科技厅、农业厅、河南农业大学、河南农科院,协助党永富代表完善机理研究,申报国家奖项。

现在,河南省人民政府高度重视党永富的研究成果,将他研发的除草剂残留降解、化肥减量两项新技术,列入了河南省土壤污染治理攻坚战的核心技术。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中国要强化土壤污染管控和修复,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党永富作为从农民中成长起来的科学家、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他觉得自己肩头的责任很重,任重而道远,他对治土的事业充满信心。

党永富深有感触地说,国家对土壤健康越来越重视,治理污染土壤的事情还有很多,我要一辈子做下去,做好这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为国家的农业发展尽自己最大的力量。

30年风雨岁月,52载生命历程。

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矢志不移,上下求索;奔走天下,治理土地。

土地和粮食就是党永富的命!

作为一个农民,他始终没有离开他挚爱的土地,他与农民一起耕耘,一起播种,一起经历日出日落、风霜雨雪,一起期待一望无际的土地上年年岁岁长出金色的收获。

作为一个农民科学家,他情系土地,把土地和粮食当做他的命,永无止境地在探索着土地的生命密码,以自己的心血和智慧求索着科学的神秘发现,造福着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这个世界。

岁月时空中,辽阔土地上,农民科学家党永富,以豪迈无私之情,勇敢不屈精神,奋斗拼搏之路,书写着有志男儿跌宕治土的磅礴之歌,创造着拯救土地近乎神话的伟大事业。

【链接】石榴香甜寓意深远

①石榴,中国传统文化视为吉祥物,多子多福的象征,恰如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多民族特色。石榴果成熟后,多室多子,籽粒饱满,颗颗相抱,正如我国56个民族紧密团结在一起。“像石榴籽紧紧抱在一起”来比喻“各民族团结”,形象贴切、寓意深刻,饱含期望、意境深远。

2014年5月28日至29日,在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谈会上:“各民族要相互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

作者:毛琦 郑旺盛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地球的女儿

下一篇:爱拼才会赢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