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人物 > > 正文

地球的女儿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高振龙 时间:2018-10-26

——民间环保志愿者赵鸿守护衡水湖纪实

 

2002年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

这一天,对环保志愿者赵鸿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一天,是铭记在心的一天,更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

这一天,赵鸿获得了由香港乐施会、河北省绿色知音环保志愿者协会颁发的第二届“地球女儿”奖。

“您荣获‘地球的女儿’这个称号,是因为您用心和笔唤起人们对地球母亲的关爱。”世界地球日国际副主席扎尔森·塞尼尔的颁奖词从南非的约翰内斯堡穿越时空,响彻在辽阔的华北平原,在冀南衡水广为传颂……

世界性的环境保护活动,最初是1970年由美国有盖洛德·尼尔森和丹尼斯·海斯发起,随后影响越来越大。2009年第63届联合国大会决议将每年的4月22日定为“世界地球日”,旨在唤起人类爱护地球、保护家园的意识,促进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的协调发展,进而改善地球的整体环境。

中国从20世纪90年代起,每年都会在4月22日举办世界地球日活动。2002年主题是:善待地球。

当赵鸿的父母得知喜讯时,这对年过半百的老人喜极而泣。几年来,女儿为保护衡水湖,痛苦与快乐并存,汗水与泪水交织……两位老人历历在目。

当赵鸿的环保启蒙老师——全国政协委员、“自然之友”创始人、历史学家、梁启超的嫡孙梁从诫先生获悉后,泼墨挥毫为赵鸿题词:“燕赵儿女,长空惊鸿”。

 

 “拥有梦想,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摘自赵鸿日记

在首都北京南260公里处的在冀东南大地上,有一片远离都市喧嚣的净土,有一个神话般的湖、一个充满诗意的湖——衡水湖。湖畔有一座如诗如画的城市,被誉为“冀南明珠”的衡水市。城中流传着一个美丽的故事,“地球女儿的梦”。她为这个梦花了20年时间,也许她一辈子就为这个梦活着……

她就是衡水市第一个民间环保志愿者协会发起人赵鸿。

赵鸿的故事为何精彩?请允许我从头说起。

1973年,赵鸿出生在北京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一名铁道兵,母亲是一位中学教师。

1980年,赵鸿全家随父亲转业来到衡水,从此结缘小城,学习、工作。赵鸿中学时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吕建国告诉我说:“赵鸿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她身上既彰显着父亲豪放、坦荡的军人风采,又体现着母亲善良、贤淑、好学的品德”。

赵鸿的语文成绩在全班中一直是拔尖的。

1986年,16岁的赵鸿,写的第一首诗歌《美丽的家乡》,在衡水日报上发表,成为全校初中班首位在地级报刊上发表作品的中学生。父母为赵家出了个小诗人而欢欣。从此,赵鸿的心中播下了文学的种子。

吕老师还告诉我,她很喜欢聪慧的赵鸿,经常在授课方面给她吃偏饭。老师讲鲁迅、郭沫若、艾青,讲雷锋、王杰,还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那个火热的年代,物资匮乏却尊崇正义,崇拜英雄、爱祖国、爱人民,孩子们的理想很务实,向往长大了当作家、教师、军人、科学家等。

树有根,情有缘。

人生对于事业的选择,也是如此。

赵鸿走上民间环保之路纯属偶然。1995年,年仅22岁的赵鸿,已在各地报刊发表多篇(首)散文、诗歌,成为河北省作协最年轻的会员。

1998年,赵鸿在北京的一次文学研讨会上,当大家谈起作家要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关注生态环境问题时,她的心灵受到了很大地触动。

1994年,淮河特大污染事件发生后,由国务院牵头,对淮河流域水体污染开展大规模治理。由此一场对江河、湖泊治污“救急”行动的大幕,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拉开。

从小就热爱大自然的赵鸿,自参加工作以来,节假日骑自行车到衡水湖呼吸新鲜空气,感受大自然的天籁之美几乎成为常态。

骑行在环湖大道上,两岸茂密的杨柳,蓊郁青翠,湖水静静地流淌,就象一条青白色的玉带,从西北飘来,又向东南飘去,恬静而温柔,看着它,让人心气平和,灵感涌动,又让人产生无限的依恋之情。

然而,在湖的南岸,有一道斑驳的旧堤,犹如一把锈迹斑斑的锁,悄然把湖水锁住了。几十平方公里的水面上,密密麻麻布满了渔网等设施,周边分散着大大小小的煤厂、铸造厂、镀锌厂,一股股黑流、污水从各种明渠暗沟向湖中排放……

大美和遗憾,往往就这样交织在一起。

衡水湖的污染问题,知情人很多,但大多止于私下议论,当时,赵鸿仅是市热力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工。

然而,作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一个热爱大自然的有梦想的热血青年,赵鸿有义务调查真相,要向政府说真话,还湖水一汪清澈。于是,她利用写作优势,用手中的笔,为母亲湖呐喊。《一汪天地落人间》《我的家乡衡水湖》《鸟,人类的朋友》《拭去“母亲湖”的泪》一篇篇有力度、有温度、有深刻启示的散文、随笔、诗歌、报告文学,在《衡水日报》《衡水文学》频频亮相,引起了决策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赵鸿对环保的热情,对母亲湖的痴情犹如喷发的火山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

初春,她踏着未融化的积雪来到湖中村顺民庄采访调查;夏日,她迎着骄阳,摇着木船查看渔民布设的鱼网;深秋,她装扮成民工,到一个个煤厂、镀锌厂、铸造厂暗访排污情况……隆冬,她冒着严寒,穿越冰层,来到湖中梅花岛上观测居民使用燃煤做饭、取暖;污染环境的程度,一溜溜黑烟摄进她的相机镜头。

《关于衡水湖渔民布设鱼网,违章捕鱼情况的调查报告》《关于设定禁渔期的建议》《关于禁止捕杀衡水湖鸟类的呼吁》《关于搬迁、拆除衡水湖周边污染企业的建议》等,一篇篇资料翔实、论理有据、论证充分、思虑前瞻的调查报告、建议,檄文一般如一支支利箭穿透黑夜,在黎明到来之际,从赵鸿的笔下嗖嗖而出。她不顾劳累,忘记饥饿,亲自把一份份饱含赤子情的文章传递到市委、人大、政府、政协领导手中。

衡水湖,这颗大自然恩赐给衡水人民的明珠,千百年来,娴静地在这块大平原上流淌着,滋润着这片干涸的土地,虽然它曾遭受践踏、毁损,但她却有着饱经风霜却坚忍不屈的性格。赵鸿虽没有高大魁梧的身材,却如同衡水湖母亲一样执着刚毅!

面对众多期待、赞许的目光,赵鸿暗自发誓“湖水不清,不过江东”。

决策者们为赵鸿守望衡水湖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悠悠女儿情深深感动,在她的调查报告、建议上一一做出批示。

衡水的新闻媒体对赵鸿的事迹进行了深度报道。

衡水的环保、林业、国土等部门纷纷邀请赵鸿做环保报告,特邀她为环保、林业、国土执法监督员,观察员和鸟类协会名誉会长。

从此,衡水湖边上有一双环保眼睛,紧盯着这片75平方公里的湖水沿岸,时刻关注着湖水环境的各种变化。

人们因此亲切地称赵鸿为“衡水湖的女儿”

 

追逐梦想

“追逐梦想,痛并快乐着,这是我无悔的选择。”

                                            ——摘自赵鸿日记

自然环境,曾被人类当成外在于人的自然之物。

在先人看来,山川河流充满神秘,往往被赋予神圣性,而成为神明寄居之所,被人类敬畏,被人类顶礼膜拜。

衡水湖,作为华北平原上的一个天然湖泊,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公元前602年,黄河在河南杞县一带决口改道,在衡水与冀州之间冲刷成一片洼地,史称“千顷洼”。就是现在的衡水湖。几千年来,一汪大湖在芦苇与野草中静静地流淌,一群群灰燕及数百种鸟栖息在湖中天然湿地的芦苇之中,使水、鸟、草处于一种自然状态下的平衡与平静。

这个赋予哲理而美妙的传说,勾画了大自然的奥秘神奇。

然而,自从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之后,大自然仿佛被剥去了神奇的魅力。衡水湖的生态平衡被打破了,衡水湖流淌着水,也流淌着泪,还有无奈与叹息。

作为一名作家,热血青年,赵鸿的行动,源于激情、源于觉醒、源于理想、源于责任!

赵鸿最初的目标仅想利用手中的笔,唤醒人们的环保意识。是梁从诫先生的一席话,使她改变了初衷。

2001年初,为筹办注册“地球女儿环保志愿者协会”,赵鸿冒昧地拨通了“自然之友”协会会长、全国政协委员、历史学家梁从诫先生的电话,受到梁先生的热情欢迎和诚邀。随后她亲赴北京向梁先生请教。梁先生告诉她:“没有利他的精神不会从事环保的”。并用事例告诉她环保事业的重要性。梁先生说:“日本人发明了一次性筷子,却从来不砍自己的森林,我国的森林覆盖率不足日本的四分之一,却是一次性筷子出口大国。”这个事例让赵鸿为之一惊,心灵受到了震撼,她从梁先生那严峻的神情、沉重的话语中深深感悟道,倡导环保,不能光靠说和写,更重要的是要身体力行。

在梁先生的启导下,赵鸿踏上了身体力行的环保之路,一年、两年,她已走过了20年,至今,她仍在路上。

衡水湖地处华北平原的独特区位,湖面宽广,烟波浩渺、水天相连、湖内人工岛、芦苇丛、天然湿地的景致各具特色,这里气候宜人、物产丰富、风光如画。数千年来,她像温柔善良的母亲,哺育着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在这块土地上,衡水儿女用自己勤劳智慧的双手,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和文明。特别是吟颂衡水湖的诗章,灿若星辰。其间,有神话传说,有历史掌故,由民间故事,有名人轶事,有古迹名胜,有过去时代,也有现实社会……真是令人目不暇接,引发人们种种遐思。

衡水湖有过自己光辉的历史,也有过令人心痛的灾害……

作为环保志愿者的赵鸿,在没有任何外界资金援助的情况下,从湖北岸到南岸,从一个工厂到另一个企业,从一个村庄到另一处农庄走啊走,赵鸿一路走来,一次次经受了灵魂的洗礼,让她感触良多,更感到了沉甸甸的责任和急迫的使命!

自湖的北岸开始,她环湖徒行约近百公里,沿途捡废电池,自费拍摄了600多张幅图片,真切翔实记录了衡水湖流域、区域水质和水污染情况。

2002年初,某企业准备在衡水湖边上马一个大型水上游乐项目,赵鸿听到消息后,经过向有关专家咨询,获悉这是个污染项目,在该企业承办项目论证会期间,赵鸿装扮成记者溜进了会场,向与会者揭露了真相,受到主办方的盘问、威胁,甚至被软禁;但是赵鸿没有退缩,而是据理力驳,使这个污染项目被迫“流产”。由于赵鸿常年奔波在衡水湖畔,有人开玩笑地叫她“衡水湖水怪”。她作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别人追求华服玉食,但赵鸿却经常背着自制的“环保布袋”,装着随身筷子、宣传资料,挎着照相机如同行走江湖的女侠。赵鸿就是以这样的装束,这样的艰辛,应对每天超负荷的考察、宣传工作。

她告诉我:“出发前,我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可是,我的行动不被人理解,甚至受到讥讽,那是让我最难过的。”

尽管生活非常艰苦,尽管讥讽异常刺耳,但赵鸿坚信,她的行动很值得。她希望用自己的行动,曝光衡水湖污染的真相,唤起更多人呵护母亲湖。

2001年,衡水湖被批准为省级鸟类和湿地自然保护区后,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为了让更多人认识衡水、了解衡水湖、游览衡水湖,赵鸿把“向世界宣传衡水湖、让世界了解衡水湖”当成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她充分利用参加国际环保学术会议的机会,成功地组织了9个国家的130余名环保志愿者到衡水湖义务植树、游览,开展环保宣传活动。

保护母亲湖,需要激情,需要爱心,更需要社会责任!

2002年,10月23日 ,衡水第一个民间环保志愿者协会正式成立,赵鸿任会长。

从2002年开始,赵鸿精选自己拍摄的衡水湖生态图片60多幅,制作成90块展板,以“衡水湖的呼唤”为主题,先后到衡水市所辖的桃城区、阜城、冀州、武邑、深州等6个县市区的学校、机关、社区展出多达50多次。同时,赵鸿还举办衡水湖知识讲座、环保义务演讲等活动,参与受众超过20多万人次。

2004年,赵鸿在原单位办理了停薪留职,从此全身心扑在了环保事业上,扑在了衡水湖的守护上。

20年间,为了宣传、保护衡水湖,赵鸿徒步行走了数百公里,指导河北大学、燕山大学、衡水学院等20多所高校,成立了环保社团,采访调查近千名农民、工人,撰写采访日记数千篇,志愿服务时间高达两万多个小时,自费回收废旧电池60余万枚,前后邀请组织了累计20个国家,3万多余人次到衡水湖参观考察,参加义务植树百余次,绿化荒地数万亩……

20年间,为了保护母亲湖,赵鸿遇到的挫折与威胁利诱也是不断的。

有人曾问赵鸿:“如果让您重新选择一次,还会选择保护衡水湖这个事业吗?”

赵鸿说:“人生没有如果,人生也无法选择,无论遇到什么,对于我来说,都是一道数学题而已,一步解不开,就两步”。她的话,可谓意味深长。

 

放飞梦想

“环保不是我们一小部分人能够解决和承担的,但是,我们的奔波和呐喊就是唤起更多的人对环境的责任和爱心”。

——摘自赵鸿日记

环保志愿者,就是在众人皆醉中保持一份冷静和清醒,在混沌的环保文化中,成为一道亮丽清晰的色彩。

2006年1月6日,河北省会石家庄市,河北十大新闻人物颁奖仪式在这里隆重举行,给了赵鸿这样的颁奖词:“‘衡水湖卫士’发起人赵鸿,为了一片湖,虔诚地守望了六年;为了一片湖,她花掉了十几万元的积蓄。她是湖中荡开的涟漪,感受着衡水湖母亲的每一丝欢乐与忧愁,她是湖畔会思考的芦苇,不停地向人们诉说着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朴素哲理。”

在此之前,赵鸿还曾先后获得多次奖项:“地球的女儿”环保奖、河北省十大杰出青年、全国先进社区志愿者、河北省人民政府一等功奖章、中国青年志愿者服务金奖、中华世纪英才人物奖、第二届中国青年丰田环境保护奖、2006年度燕赵环保人物奖……

赵鸿,对衡水湖怀有炽热的爱,对保护母亲湖充满了无限的激情和梦想,也经历了太多的人生挫折和磨难。但她都痴心不改,始终演绎着不屈不挠的壮举!

赵鸿的衡水湖保护行动始终喜忧参半,但作为一名民间环保志愿者,她的行动,体现了一种社会责任,也影响和带动了众多人的参与。

2002年11月9日,衡水市地球女儿环保志愿者协会注册成立,并建立了“地球女儿快乐环保网站”。世界华侨总会、中国世纪大采风组委会在给赵鸿的贺电里说:“贵环保志愿者协会的成立,不仅是衡水市的事,也是河北省乃至中国的大事,世界环保事业的大事。它关系到我们的现在和未来,关系着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协会网络开通当天,就有30多名志愿者加入协会。如今协会已经发展到1600多人的规模,他们中有公安干警、媒体记者、教师、学生、机关干部、退休职工,还有外籍人士。可谓是人才济济,群英汇聚。

“衡水市地球女儿环保志愿者协会”,不仅成为赵鸿新的起点和平台,也是衡水数万名环保志愿者保护地球的舞台。

2008年北京奥运盛事,赵鸿作为唯一一名环保志愿者入选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的第108棒火炬手,当赵鸿的家人及协会的会员在电视机旁看到赵鸿身穿白色奥运服装,高举火炬,激情奔跑的英姿时,大家异口同声地高喊:“加油!加油!”

衡水地球女儿环保志愿者协会“晚霞小分队”的大妈们,每逢重大节假日,在火车站、广场、商店、医院、衡水湖畔等场所,都能看到她们身披黄色环保马夹的身影。

衡水地球女儿环保志愿者协会“天使小分队”,最大的16岁,最小的8岁,这群天真、浪漫的孩童,对保护衡水湖有着特殊的情感,每年暑假期间,这群小天使就会到衡水湖畔捡废旧电池、生活垃圾,劝阻游人把吃喝剩下的雪糕棒、水果皮、矿泉水瓶等生活垃圾丢进垃圾桶……

悠悠衡湖水,深深故土情。

无论是身份卑微的人,还是命运苦难的人,也无论是祖祖辈辈与泥土打交道的人,衡湖儿女始终对这系着他们生命的大湖充满了无限的眷恋,抒发着对衡湖母亲的痴情。他们的血管里弥漫着衡湖母亲乳汁的清香,他们的脚步里沾满衡湖母亲的芳香,他们内心充满了衡湖母亲曾给予的温暖。

赵鸿与众多衡湖儿女一样,对故乡的衡水湖充满了无限深情与眷念。

在赵鸿的记忆里,在有关家乡许多美好事物怀想中,衡水湖曾是她梦中最亮丽的一道风景。在杨柳依依的衡湖沿岸,沃野千里、麦浪滚滚、五谷飘香、桃花盛开、荷叶连天、群鹭云集……

“一叶叶小舟,一群群小鸟,碧绿的湖水,茂密的森林,五彩的繁华散发着迷人的馨香,这就是我的家乡——衡水湖”,这是赵鸿在2007出版的个人散文集《守望绿色》一书中对衡水湖的描绘。

让赵鸿特别有信心的是,党的十八大报告再次论及“生态文明”,并将其提升到更高的战略层面;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鲜明提出了“不以GDP论英雄”树立了正确的政绩“风向标”,“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已成为最响亮的时代主题。这本质的变化,意义非同寻常。

注:这里表述不准,GDP这个事不是在十九大上最初提的,已经修改。

“美丽中国”,首要生态文明的自然之美。这种描绘可感、可知、可评价的人文之美,让赵鸿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崇敬。

这些年来,赵鸿的心血没有白费,她看到了衡湖沿岸“求温饱”到“盼环保”的转变,看到了要“金山银山”更要“青山绿水”的绿色发展希望。

赵鸿高兴地说:“老百姓的公民意识觉醒了,人人关注环保,比如在《衡水电视台》的一期节目中,湖南岸的一位村民,就提出要向那些排污的企业索赔,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

为了带动影响更多的人参与到环保事业中来,党的十八大之后,赵鸿把主要精力转到环保教育与宣传、发动工作中来。

“若给人一碗水,自己必须先有一桶水”。为了掌握更多的环保知识,增强教育宣传环保的本领,赵鸿自费购买了《水资源危机》《环境科学》《可持续发展教育》《土地荒漠化》《食品污染与健康》《地球家园》及相关的政治、经济、法律书籍认真研读,在自学的同时,她还主动向环保界的专家、学者电话请教或登门拜访,光名片就收集了数百张。每当得知有环保讲座或研讨会时,无论是在北京、南京或上海,她二话不说拎上包就走……她说,为了学习环保知识,她几乎达到了如饥似渴的地步。听专家讲座,她一边录一边记,回宾馆后连夜整理,20年间仅她用过的笔记本摞起来足有一米多高,对此她视之如宝,这些笔记本至今还在她的书屋中陪伴着她。

学习不仅让赵鸿增强了环保知识,同时,也让她开阔了眼界。期间,她曾多次参加了由清华大学主办的NGO座谈会,从北京到约翰内斯堡——关于南非地球高峰会的NGO座谈,首届两岸三地NGO座谈会,河北环保记者研讨会等。这些高端的会议和研讨培训,使赵鸿的境界为之洞开,她有幸结识了一批国内外知名环保专家、教授及环保组织和志愿者。这些都为她自己后来成为一名环保领域出众的教育者、演讲者助力添翼。

俗话说,胸藏文墨虚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赵鸿虽是个文学青年,一个民间环保志愿者,但她演讲环保时,你不得不佩服她独特的视角和富有前瞻性、科学性的观点以富有知识性、趣味性及演讲的艺术感染力。

无论在机关、社区、学校,还是在大专院校与军营,赵鸿的演讲旁征博引妙趣横生,既有翔实的数据,又有经典的事例以及她那饱含深情富含磁性的声音深深打动听众心灵,使人们在领略知识、感受自然、享受艺术的同时,又认识了环保事业的必然性和紧迫性。

20年间,赵鸿足迹遍布河北省的大专院校及衡水市的机关、学校、社区和企业。义务演讲600余次,受众达30多万。

“衡水湖卫士”赵鸿,从颇具热情色彩的独行侠,发展到保护衡水湖的上千人志愿者队伍:从一个人的保护行动,发展到系统化网络监测网络;从少数人的行动,发展到公众的深度参与保卫母亲湖的行动;

其中的艰辛与曲折是多么的不易!

但从“衡水湖卫士”赵鸿的行动中,我们不仅看到了一个合格公民的道德良知,看到了一个公民的社会责任,看到了中国民间环保志愿者的力量,更领悟到“衡水湖卫士”赵鸿的执着与智慧。

 

后记·荷香玉韵——我所认识的赵鸿

时间是一个节点,不同的时光,会呈现异样的风景;时间是一只无形的手,可以把一个人锻造得雄健威猛,也可以把一个人梳理得温婉熨贴;时间是一条静谧的河,有多少故事在其中生成,涓涓流淌。 

我与赵鸿女士萍水相逢,结识她确是一件意外的事情。2017年6月,在浙江南浔参加全国报告文学会议期间,我向生态报告文学作家、中国林业文联主席李青松请教如何写生态报告文学时,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要写身边的事和人。如你们家乡的衡水湖是很美的,这一湖碧绿的水是如何保护下来的?你们衡水在环境保护上不是出了个地球的女儿赵鸿吗?你可以去采访她。我相信,她的故事一定很精彩。”

我看到赵鸿的第一印象,是她灿如朝阳的笑,她的笑一如银铃,清丽透明、爽朗悦耳。假如你置身深林谷地,那笑声犹如山溪流泻,叮咚作响,未染纤尘,像被泉水洗过似的,使你不由自主地想起千百年前那个泪湿青衫的江州司马和他那“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不朽名句,赏心娱情自是不待其说。

乍看起来,赵鸿娇小明丽,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若你“以貌取人”“亦必会”失之子羽”。透过生活织就并裹袭在她身上的彩衣,人们不难发现,实际生活中的她,不似怒目金刚,亦非捧心西子,而是更多侠骨柔情、剑胆琴心。

“戋戋弱女子,志比男儿豪;千载风云后,又逢霍骠姚”。我曾用这样的诗句赞美过她。才气和豪爽之气都是可以得到佐证的。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与赵鸿的接触慢慢多起来,因而也对她多了一些了解。我发现她有着良好的人缘和出众的人际关系,这与她的乐善好施分不开的。她的朋友,既有都市丽人、也有乡村野老;既有专家、教授,又有工人船夫,可谓三教九流、无所不包。在朋友圈中,她有口皆碑、声誉向来很好。对于那些贫居农村或家境清寒的朋友,平日她总会有所惦念,遇有麻烦,总会施以援手。因此,朋友们多引她为知己、喜欢把埋藏在心底的话向她倾诉,也乐意在遇到困难时向她求助。

北宋哲学家张载曾有一句励志名言——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平日里,人们看到的赵鸿,总是面带微笑,喜气盈盈,但这并不能证明她的内心只有甜蜜与温馨。其实,和绝大多数人类相仿佛,她的命运之途也崎岖多舛,遍布荆棘。她挚爱环保事业,用手中的笔为环保呐喊,被人讥讽“出风头”,她身挎自制环保布袋,到衡水湖捡拾废旧电池,被人戏称“神经病”。

她化装成民工,深入污染企业拍照,被人追赶、辱骂……,接二连三的悲惨遭,曾使她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从她日后杜宇啼血般的怀念文字里,我们能体味她情意的缠绵悱恻,也能感知她的哀伤与大不幸。

毋庸讳言,面对命运之神的不断肆虐,她也曾迷茫失据,怨天尤人。阵痛过后,她总能与之讲和并接受上苍降给她的各种磨难。如凤凰的浴火重生,正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创痛中,她学会了隐忍、自救和坚强,也学会了牺牲、献祭和担承。

对于她自幼钟爱的文学事业,赵鸿更是虔诚敬仰,一往情深。尽管工作忙碌,生活很艰辛,闲暇时节,她都会倾注大量的精力于文学。每当夜深人静,她就像一条自由自在的鱼,幸福地遨游在文学的江海里。在本文即将完稿之时,赵鸿又给了我一个惊喜,她的第三部作品、诗集《无尘》已由香港出版社出版。

无尘之人写《无尘》诗集里都是她路上的日子,或者说是日子里的路上。

她的诗歌,不算是文学意义上的诗歌,但实实在在是从心底流出来的。不单是直指人心,还带了灵性和悟性。像佛堂的磬声,一声是一声。也像佛前盘桓的沉香,没有一丝杂质,余韵袅袅。

任重道远的环保事业,上有父母下有儿子的家庭重担,以及忘我的写作痴情。尽管她这种拼命三郎的行为实不足取,但是,对于一个视环保、视文学为生命的人,你又能说些什么呢?也许,正是她的守望与坚持,圆了她的人生梦,成就了她自己。

作为一个朋友,我只希望她活得自在,活出自我,愿她的环保事业恒久弥香,愿她在文学的天空中展翅飞翔!

这就是我所认识的赵鸿,一个平凡却不平庸的女人,一个荷香玉韵的无尘之人。

作者:高振龙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