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纪事 > > 正文

土土的红萝卜(报告文学)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袁杰伟 时间:2020-09-20

 

 

 

李雄武,男,1981年3月19日生于杉山镇万乐村,2007年6月从中国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后回到娄底。考公务员受挫后,他在思考如何走出一条自己的成功之路来。

他有个哥哥在西藏工作,在大学时对西部大开发的政策也有所了解。他决心到西藏闯闯看。带着七百多元钱,他从娄底出发了。

从娄底坐火车去西藏,途中转辗。可一到那曲,李雄武就有高原反映。他担心直接去西藏受不了,他之前也听说一些内地人到了西藏后,由于高原反映,遇到生命危险,且有抢救无效的事。他想他一个人前往,如果遇到什么情况,那就麻烦大了。

他决定暂时停下来,适应一下环境再往前走。

他找了一个宜的旅社住了下来,这时他的身上还有三百多元。他想到钱快用完时,就去“投奔”哥哥。

旅社在一条小街上,一共三楼,他住在二层,从窗户上可以看到小街上的小商贩们摆摊叫卖的情景。一个手摇金铃叫卖虫草的西藏男子引起了他的兴趣,他也知道冬虫夏草比黄金还贵,但这个男子就像卖小菜一样,摆个地摊,手摇门铃,停下来回答前来咨询的买者。

他突发奇想:不可小看这个衣衫平常、脸膛黑红的男子。他身边摆着的一袋虫草,价值可上百万。若是跟着这个男子学个徒弟,说不定能够赚钱。

他也听说过挖冬虫夏草的苦,那是穿着羊皮衣,在高原的雪地上匍匐前行,眼观四方,冻得透骨。他想,正因为这样,虫草才贵。吃得苦算什么呢?自从考公务员受挫,他就下定决心,如不能衣锦,决不还乡。不能吃苦,又怎能赚钱,怎能衣锦呢?

这些朴素的道理在他脑海中转了几个圈,算是他做好了拜师的充分思想准备。

于是,他下楼来,到小街上,开始与这个男子搭讪。他自信以他江南伢子的狡黠,是足以“征服”这个高原男子的。

如何跟这个男子套近乎呢?他看到一个卖牛肉串的,灵感来了。他买了20串牛肉串,拿着冒着热气的牛肉串来到男子身边,此时,男子正得着空隙。

李雄武甜甜地笑着说:“师傅,天冷,吃几串牛肉暖暖身子。”那男子盯了他一眼。他自信笑得比较甜,因为他的脸很白,牙齿很白。他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女老师下课时总欢摸他的脸。他有的不自在,心想我都念大学了,你还摸我脸?但他同时对自己的笑容更加自信。何况自己本是一个诚实、上进、善良之人,这些品质写在脸上是不会令人轻易拒绝的。

男子见他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接过牛肉串吃了起来。

“你是湖南来的吧?”

“呃,是啊,师傅怎么听得出?”

“以前几个湖南人在我这买过虫草,聊过呗!”

李雄武顿时担心那几个湖南人给他留下的印象不好,那就完了。

谁知男子话峰一转,问:“你到这边旅游?”

“不,我到这边找工作呢!”

“找工作?你吃得这个苦吗?这里可没有你们江南水乡舒服呀,很多内地人到这里都不适应。”

他想说自己就是因为到这里不适应而停留下来的。但话到嘴边又把话咽了回去。如果自己气候都适应不了,人家还会收你为徒吗?

于是,他跟这个男子聊着聊着就熟了。

他在这里陪着男子聊了三天,忙时打打下手,起眼眉毛动。他看到男子每天卖五六斤虫草。五六斤虫草是个什么概念?从他这里买是四万元一斤。转辗到内地,估计要上十万一斤了。就按四万一斤,一天也是二十多万无的交易。他摆在街边上,就像内地一个卖白菜的大妈,一天就把二十万元的货给卖了。

这让李雄武暗暗称奇。

他决心跟着这个男子干。

当三天后,李雄武提出要拜男子为师时,一点儿也不显得突兀了。他们已经知彼知己,无话不聊了。

无话不聊还真不是夸张。你几十年的熟人,跟你单独在一起聊天的时间可能不足十个小时,但对方可能会说:“我是几十的朋友了,无话不聊。”其实,他的很多情况你都可能不了解。但你与一个人朝夕相处三天三晚,感觉还比较对路的话,说已到了无话不聊的地步,并不算夸张。

于是,李雄武提出要拜男子为师,跟他挖虫草、卖虫草。

男子并不意外,一个陌生人跟你套近乎,并陪了你三天,肯定有他的目的。只要这个目的是正当的,也就可以理解,或能够接受。一个年轻人,冒着气候的显著不适,不远千里来到西藏,又有什么不可以?

但男子还是拒绝了他。

男子说:“太冷了,你吃不了那个苦。”

李雄武早就料到了男子会说这个话,也知道男子这句话是对他的试探,而不是真正的拒绝。

 

李雄武说:“请师傅放心,你能够做到的,我一定能够做到。即使师傅让我卧冰求鲤鱼,我也在所不辞!”

男子笑了,说:“什么卧冰求鲤,我不懂。”

李雄武便将卧冰求鲤的典故讲了一遍,说:“如果师傅需要,我愿意为师傅卧冰求鲤!”

男子呵呵笑了,说:“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内地人。这样,我带你先去挖两天,如果适应得了,再说吧。”

“谢谢师傅,请受徒弟一拜!”

李雄武打个拱手,屈了一膝。引得几个路人侧目。师徒关系就算确定了。

 

 

第二天,师傅的虫草已全部卖完,就带着李雄武上山挖虫草。师傅给了他一件羊皮衣,穿在身上,李雄武感到真正的羊皮衣就是不一样,比以前穿过的任何一件皮衣都暖知。

来到一座不知名的山上,只见白茫茫一片。这是8月,湖南正是秋老虎的季节。而这里,天上是太阳,山上是多年的积雪。这样的奇景,若不是亲眼所见,简直以为是讲神话。到了雪地,根本不能直立行走,说是雪,又跟内地偶尔下的一两场雪完全是两码事。因是为积雪,所以实际上是雪冰,脚一踏上去就滑倒了。人只能卧在雪地上匍匐前进,脚像蛇行一样,一弯一伸。看到虫草,也只能卧着用短锄挖,说是挖,其实不如说铲更准确。虽是铲雪,其实比土更难铲。何况,刨开雪层,还有冻土层,就更其硬了,要费更大的劲。但不管你费多大的劲,出汗,那是不可能的。有的是刺骨的寒冷。刺骨,那不是个一般的形容词,真切地体会过了,才懂得这个词的含意。

李雄武在那曲跟着师傅干了两年七个月,边挖边倒。倒,也就是卖,但那曲人叫作倒。大概也有批发的意思,或许还有倒的本意在其中。因为从他们手中购买虫草的,不会是真正的消费终端,都是做生意的。他们是货源,真正到达消费者手中,可能还要倒好几遍。所以我觉得这个词用得特准确。

李雄武跟着师傅一边挖一边倒,这期间,他的足迹遍及了整个西藏,也积累了一定的人脉。这时,他已完全适应了西藏的气候。

那天晚上,师傅说“请”他吃晚餐。他和师傅天天在一起,怎么师傅说“请”呢?他琢磨着师傅的意思。李雄武想起了一个典故:如果老板请员工吃晚餐,那意味着老板要炒员工的鱿鱼了。师傅这是何意?

两人面对面坐下后,师傅把一个虫草包摆在了桌上,说:“阿武,你可以出师了。你这几年跟我辛苦了,这15斤虫草,算是我送你的。”

原来师傅是要他单飞了。李雄武自己也觉得可以单飞了。但他没想到师傅会送他这么多本钱。15斤虫草是什么概念?当时从他们手上拿货,也已经是5.7万元一斤了。

李雄武诚恳地说:“师傅,这算是徒弟借你的,我一定会还给师傅”。

 

 

李雄武背着15斤虫草来到布达拉宫后面的八角街。这是一条古老的商业街,在文成公主的时候就有了。这是2006年年底,他在那里摆了个小摊,做起了虫草生意。他用三块门板架起来,白天作货摊,晚上当屋又当床。不到一年半时间,15斤虫草变成了25斤。这时,他结束了摆摊设点的状态,正式开店经营。他还特意去找到师傅,把15斤虫草还给师傅。师傅坚决不收,说:“这是给你的报酬,再说,给出去的东西,怎能再要回来呢?”李雄武说:“请师傅一定收下,你不教我,我哪里会挖虫草、倒虫草?我现在赚的这些,拿回老家,已经是一个有钱人了。这都是师傅的恩德,我怎能连本钱也不还给师傅呢?那样我会于心不安啊!”一再推让之后,师傅见无法拒绝,只好收下。

又过了一年多时间,到了2011年,李雄武已经开了三个店,分别交给三个徒弟管理。

这年年底,他回家看望母亲。

别看李雄武在生意上做得风生水起,可他却没有管好自己的身体。他的头发很长,像个牢改犯。身高1米75的他,毛重只有98斤,而他去西藏时是135斤。很多人认不出他了,有的认出了他来,以为他在外面吸毒。母亲见了他,非常伤心,说:“雄武呀,你一定要把西藏的事处理了,回来,妈老了,妈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啦!”

妈的话让李雄武落泪了。在西藏漂泊多年,家乡、父母一直是他最牵挂的。这种感觉,长年在家乡的儿女可能会觉得有些矫情,而对于常年在外漂泊的李雄武来说,却来得非常真切。他答应了母亲,在一个月之内,将三个店全部转让给三个徒弟,回到了老家万乐村。

 

 

李雄武回到家乡时,三个店子转让共有280多万元。无疑算是有钱人了。31岁的李雄武颇有点踌躇满志。他建了一栋漂亮的房子,这是乡亲们评价一户人家有没有钱的一把重要尺子,也是31岁的李雄武的刚需。有了这栋漂亮漂亮的房子,李雄武在乡亲们的眼里,也算得上衣锦还乡了。

但是该干什么?前面的路正长,该怎么走?李雄武感到有点茫然。

李雄武喜欢拍照。

先拍照玩玩吧,放松放松,理理思路。

一天,李雄武闲逛时来到一条溪边,看到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在洗红萝卜。老人的身后是一片很大的菜地。溪水清清,李雄武觉得画面很美,拍了远景拍近景。等到拍持写镜头的时候,李雄武发现老人的手上有几条红丝。他以为这是留在老人手上的红萝卜须。但细一看,不是,居然是老人手上的血丝。原来,因为天寒地冻,老人在冰冷的水里洗红萝卜时,手被冻冽。或者,是老人手已被冻冽,却仍在洗红萝卜。

李雄武顿时动了恻隐之心。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也想起了自己的爷爷,他们就是这样一路艰辛、含辛茹苦的人。如果能够为他们做点什么,那该是多么有价值啊。于是,便有了下面的对话。

李雄武:老伯,你这红萝卜一天能卖完吗?

老伯:大概能卖到一半。

李雄武:要是全部卖完,能卖多少钱?

老伯:两元一斤,这里大概有三十五斤,能卖六七十块吧。

李雄武:那我全部给你买了吧!

老伯抬起头来,笑着说:“你买这么多红萝萝卜干嘛呢?家里做酒吗?

李雄武:不是,我喜欢你这红萝卜。

李雄武买下这三十多斤萝卜,自己家当然是吃不完的。于是他把萝卜分成几贷,送给在城里的几个朋友。自己当晚也炒着吃了,他觉得很好吃,他的朋友也说很好吃。   

于是,一个创业的灵感在心中萌动了:这老伯,我帮他一次只一次,如果我通过互联网+的形式,帮村里的贫困户将他们自己吃完的农产品,卖到城里,岂不是帮了他们的大忙?既可以减轻他们卖的劳动量,又可让城里人吃上真正的农产品。

他把这个想法跟妻子一说,妻子说:“有想法就大胆行动,别只在嘴上说呀!”

于是,李雄武很快成立了公司,将村里贫困户自家吃不完的土鸡、土鸭、土猪、腊肉、蔬菜等全部做好档案,传到网上。通过邮政快递卖到娄底城区,当天即可到货。

他坚持一条原则,蔬菜只卖当季菜,只帮弱势群体、贫困户卖,只卖土产品,他不想赚他们钱,卖的钱都一分不少地打到贫困户的帐上。帮助贫困户,让城里人吃到真正的土产品,是他始终不改的初心。

就这样做了两年多时间,他赔进去30多万元。

但让他欣慰的是,已经有了五千多稳定的消费者。

而这五千多稳定的消费者,如果不提高贫困户的产量,是供应不过来的。

作为公司,也不能老是这样赔下去,得寻找赢利点。

有了稳定的消费者,当然就有了市场。

为了可持续发展,李雄武在坚持不忘初心、为贫困户服务的前提下,寻找公司的赢利点。

他觉得,贫困户的产品是完全可靠的,他们之所以产量少,是因为没有人组织,没有人引导,没有人下订单,或者说没有人帮他们卖。

于是,他开始了订单式服务,根据贫困户个人的能力,让他们自己申请一年养多少鸡、鸭、鱼、猪、牛,种多少蔬菜。鸡、鸭、鱼、猪、牛都由他提供“种子”,又包销售。统一定价。这样,既可以提高贫困户的生产积极性,又提高了他们的产量,还让他们销售没有后顾之忧。

也让公司有了一定的利润空间。

不久,他建了六个公司直接经营的生产基地,一个山顶加工厂。因为产品质量优,消费者信得过,他还打败了一些市场的恶性竟争。

可是,2017年的6月30日,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几乎把他的基地全冲毁了。影响不大的只有山顶加工厂和半个西红柿基地。

面对如此惨重的损失,李雄武没有灰心丧气,心里首先想到的是贫困户个的损失。他去看望、慰问了一些受灾严重的贫困户。有人见他损失这么大,建议他将那些还没成熟的西红柿摘下来,捂红。他坚决不同意,坚持一定要等西红柿自然红了再卖。

一些网友被他的诚信所感动,纷纷在群里接龙,买他的西红柿。因为西红柿红了再卖,周期很短。他为网友所感动,全部实行优恵,不论斤卖,而论株卖。5元一株。短短一个月时间,卖了21万元现款。

西红柿卖完后,他哭了。与合伙人一起,在西红柿基地,两人拿着一瓶二锅头对饮,星月满天,蛙鸣鸟唱,他们感概万千。更多的是感动:世上还是好人多,还是正能量多啊!

 

 

随着市场的扩大,防假就成了第一要着。保证是贫困户的土产,这是市场火爆的前提。为此,李雄武建立了数据库,年初就将贫困户家里的鸡、鸭、鹅、鱼、猪、牛等统计出来,做成数据库。

做成数据库有什么好处呢?

可以查到消费者购买的产品是哪一个贫困户的,发货的每一步都有记录,消费者买得放心。

还可以对来路不明的产品拒绝发货。比如在数据库里,你年初家里只养了两条猪,如果只过两个月就有猪卖,就是来路不明,就不予采购。你年初一条猪,十月份还是那一条猪,那就可以放心采购。

 为了及时掌握村里信息,李雄武在每个村聘用了一个信息员。

信息员是不发工资的。

难道信息员都是雷锋?

当然不是。

信息员除了及时、准确掌握并更新农产品信息外,主要做三件事,这三件事都印在一张便民卡上。这三件事是:生日蛋糕、液化器、废品回收。

一天,万乐村七十岁的胡子爷爷收到了村里信息员亲手送来的蛋糕,激动得流了眼泪。他说: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吃生日蛋糕!很多人以为老人过生日,孩子从微信中发200元钱就行了。其实,老人吃到生日蛋糕和收到200元生日红包完全是两回事。很多老人就因为儿女的错误观念,一辈子都没有吃过生日蛋糕。还有一回,一对在东莞打工的夫妻接到信息员的电话,问是否给在家里的老父亲送一个生日蛋糕。电话那边忽然没了声音,原来,夫妻俩在电话那头哭了,男的说:“我自己都忘了今天是我父亲的生日了,难为你还记得。这蛋糕,当然得送。

公司将村里每一个人的生日都录入系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每天都有人过生日。而信息员几乎每天都能卖一个蛋糕。信息员在充当爱心使者的同时,也能获得微薄的提成。积少成多,一年下来,刚这一项的收入,信息员也有近两万元。

万乐村等周边的村现在都用上了液化器。公司与液化器公司合作,村民的液化器由信息员送货上门。这既解决了一些年老的村民因年纪偏大,体力不支而扛不动液化的问题,也让信息员有了另一份收入。

除了这两份收入,由于信息员天天走村串户,信息灵通,交通方便,道路熟悉,一些村民乐于将家里的一些小采购也交给信息员办。而采购一多,信息员可以获得“团购”价,这样,信息员便又获得了一份收入。而村民购买的物品则并没有涨价,是商家让了利给了信息员。

李雄武目睹过一些村民挑着废品到好几公里外去卖的情景。为了解决村民卖废品难的问题,公司让信息员集中废品,然后电话通知回收公司上门收购。收购价格不变,但村民却免去了挑担远卖的艰辛。

信息员就像流动在村里的红血球,他们是信息中转站,也是村民最贴心的服务员。他们为公司创造了效益,也让自己在村里享受很高的声誉。

李雄武,就是用这种实实在在的方式,为万乐村及周边数个村的村民提供着服务,让万百上千的贫困户告别了贫穷。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