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纪事 > > 正文

对 视(报告文学)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邢祖巧 时间:2020-06-06

——湖北建恩、宣鹤高速公路中心试验室印象

 

邢祖巧

 

面朝大海,从京师长安出发。

公元前126年,司马迁出武关,开始游历大江南北、繁华形胜。为搜集大舜的美丽传说,曾抵达武陵山南面的湘西。《史记·五帝本纪》中的一些内容,就采自那里。

家在北,父在北,长安在北,司马迁不停地北望。巍巍武陵,绝壑崇山,四野蛮荒。那里,没有他要的“历史”。但是,那一望,让他与武陵山隔空留下2000年对视的目光。

2016年,与湘西一山之隔的鄂西南,一部湖北交通扶贫“新史记”已经开篇。

这里,由湖北交投投资建设的两条交通扶贫大动脉逶迤延伸。一条是建恩高速,陕西安康至湖北来凤高速湖北北段,国家交通扶贫“双百工程”项目之一;一条是宣鹤高速,湖北宜来高速鹤峰容美至宣恩当阳坪段,关系到湖北“县县通高速”和精准脱贫大局。四五年时间里,数千建设大军,激荡起攻坚热情,沸腾了武陵山深处。

回弹枪、超声波,有枪有炮有“高科”,分不清他们是炮兵还是工兵。这是一支来自湖北交投智能检测公司的神秘部队,在1000多个日日夜夜里,他们睁大眼睛,与每一批次原材料对视,与每一个分项工程对视,与每一个分部工程对视,与建成后的整个项目对视,与神圣的责任对视,与悠远的历史对视,与远方的妻儿对视,与天地良心对视。

他们相信,头颅上生了一对眼睛的存在,只是大千世界的特例,其实,天地万物都有眼睛,只是一般人忽视了那些眼睛的存在。他们更相信,你在看他(它)们时,他(它)们也一定在看你。只要找到心灵密码,就可以无障碍沟通,甚至还可以用目光深度交流、探讨互动、激烈辩论。

毫无疑问,他们在对视中,掌握了“心灵密码”,打开了沟通的大门。所以他们能够发现实体工程表面和内在的各种隐患,哪怕深埋地下的隐蔽工程,都不能逃避他们加装超声波的那一双双“火眼金睛”的对视。

 

1.补一段历史

 

这群人,低调、神秘。他们说,干这一行的,没有高大上的理想,如果非要崇拜一个什么事物,他们唯一推崇的就是一滴水力量。

同样干工程,业主有监管的威权,施工单位有成功的荣耀,而项目中心试验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干着同样的事,太平凡,看不到亮点,看不到成就,看不到出路。

而他们不这样看。他们说安安心心做一滴水,拿出滴水穿石的功夫,一路朝前,义无反顾走完全程,就是出路。

在武陵山区,谁不知道恩施州是荆天楚地高速公路建设最后一块“肥田”?这里,还有千亿项目,十年也干不完。如果在这片“肥田”插入一枚楔子,根深蒂固,作为上级公司一个攻防兼利的桥头堡,恩施项目不就如囊中取物吗?

湖北交投智能检测公司领导的目光,早已瞄向鄂西南。那目光,只有他们看得懂。

据说,很久以前,支撑天地的四柱坍毁,天不能覆盖四野,地不能容载万物;水泛滥不止,火蔓延不绝;猛兽猛禽为患,人命危在旦夕。于是,女娲炼五色石补苍天之缺,重竖四柱,让善良百姓得以生生不息。

女娲,凡人不敢仰望。然而,做一块补天石,却总有人向而往之。《红楼梦》开头也提到这个事儿,说女娲补天,剩下一块石头没有派上用场。但此石已通灵性,因无缘补天,常悲伤幽怨。

没想到的是,他们的人生理想是做一块“补天石”。只不过,他们补的漏洞不在天空,在地上,也在地下,为武陵山深处补一段交通扶贫的历史。

“补天石?”我竟未想到工程试验检测工作,亦可与之类比。更没想到的是,这些试验检测人员竟有这样的理想。

七里坪,亦城亦郊,俯视着恩施老城区。沪渝高速恩施站,是沪汉方向出入恩施的交通要冲。一座牌楼样的建筑,亦土亦洋,传递出变了味儿的土家风情。

建恩、宣鹤高速公路中心试验室搬出市区后,就在恩施站出口的边上,租了一栋民房。大门外岔路口上,立了一个牌子,大书“建恩、宣鹤高速公路中心实验室”。向村民们宣告,这里不再是农户,与旁边的收费站那座大牌楼一样,都姓“高”。

五层楼房,孑然而立。占地1600余平,建筑面积也有1300左右,办公、资料、各种功能室近20间,该有的一间不少。再砌一周围墙,将楼房围了个水泄不通。环绕楼房的空地,自然就成了健身步道。

划出了停车场地,活动区、晾晒区、杂物存放区,也做了合理布置。革除了农舍的散漫随性,保留了乡间的烟火气味。有人来时,随人迎进送出的那条土狗,都有一种令人感动的“微笑”,停留在它的眉眼间。

停车、办公、生活,独门独院,自成一统。

20多个人,都经过了专业培训;130台套仪器设备,都能代表工程试验检测领域最先进的装备水平。这是他们的敢于对视一切的“家底儿”,数量不是很多,但人是精兵强将,设备是“洋枪洋炮”。麻雀虽小,肺肝肾心脾,金木水火土,差一样不行。试验检测业务,没得说,驾熟就轻。但他们更看重饮食起居,规律作息。吃喝拉撒,洗刷晾晒,怎么解决,都要一一谋划。

他们想得细,怎么开好车,如何不出事,依照“交法”还不行,还有一套不成文的规定,要灌输给驾驶员。环境卫生代表一个单位形象,没有专人保洁,就划分责任区,几个人负责一周。如何保障厨房卫生,如何选择新鲜食材,如何安全使用煤气,点点滴滴,都要操心。

“人是高于温饱的。”高尔基一向憎恶为温饱打算的人。但是,他们说,没有温饱,饿死冻死的人如何去战斗?所以,他们优先解决食宿温饱,再规划如何做好工作。

天有阴晴,地有四季,月有盈亏,星有晦明。天地有恒常,人间有规矩。完成重大使命,必须建立规章。一个星期后,各种职责、制度、规程、奖罚标准,一个不少挂满墙上。

每天早上,办公室一打开,那些条规就睁开眼睛,与他们对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日久生情,心有灵犀。

这个院子里,都是置身武陵山深处,补写交通扶贫史的人。他们有岗位之别,无主次之分,都是无差别主角。

 

2. 对接使命

 

以恩施市为中心,沪渝、恩来、恩黔、恩广(利万),一条条高速公路,编织成网,经纬鄂西南。

武陵大山,万峰簇聚,自古闭塞。如今,这片无藉藉名的蛮荒之地,已然如壶中沸水,云气升腾,吼吼有声。

2016年9月,恩施市黄泥坝一个小区内,湖北交投智能检测公司开始组建建恩、宣鹤高速公路中心试验室。

逃不出太阳系,没有选择地做了行星。不能脱离指挥部的引力,同时,还要让4个监理单位试验室、8个施工单位试验室做它的卫星,绕着它有规律地运行。

这是建恩、宣鹤高速公路项目试验检测单位的简单结构,一目了然,层次分明。

经过合同谈判,他们在心上刻下三个数据:总里程122公里,试验检测服务期48个月,缺陷责任期24个月。

那时,第31届夏季奥运会刚刚闭幕,里约热内卢那些争金夺银的竞技画面,时常浮现眼前。象征五大洲运动员紧密团结的五环旗,还飘扬在他们脑海里。五环相衔,环环紧扣,像手挽手,也像心连心,给了他们一个深刻的启迪:聚拢的人心,所向无敌。

交投智能检测公司领导不辞劳苦,多次奔波于武汉、恩施之间。不断与建设单位、设计单位、监理单位沟通、反馈,编写试验检测技术方案……

对视过这片沸腾土地,他们有了充分自信。领受不了项目承建单位的荣耀,就毅然选择另一种享受方式,花朵奉献他人,荆棘留给自己。握住荆棘的双手,刺破浸血,一张开,不也是两朵盛开的花?

在他们看来,一个人的价值,不能用金钱或享受衡量,而在于专业素养和专业能力,能作为“专家”存在,能参与完成一项重大历史使命的工作,才是有意义的人生。因此,他们一直坚持着脚下不断向前的路。

对实体工程的检测,需要确定不疑的结果。只有所有工序检测结果正确,才有最终结果的正确。

一个由无数“正确”累积起来的结果,需要四五年长途跋涉。没有捷径,没有车马之便,只能一步一步走全程。

山环水绕,构成一个巨大的太极图。在绿水怀抱的半岛上,一柱擎天。看到这根巨大的柱子,你一定会恍惚,这就是女娲砍断海中大鳌的腿竖起的擎天柱吗?

柱子下面,中心试验室主任龚子威等,正在对柱子发起一轮轮“攻击”。随着不断响起的“噗噗”声,柱子上留下了一个个不着痕迹的圆形“弹孔”。

这是建恩高速公路两溪河特大桥工地,中心试验室正对特大桥墩柱强度进行无损回弹检测。

回弹枪的回弹力像枪炮的后坐力,撞击越猛,后坐越强。一位新兵初试身手,就被这股后坐力弹得人仰马翻。

湖北黄冈。龚子威从那里走来。

那是黄麻起义的战场,尽管岁月沧桑,依然有不灭的灯火,在记忆中敞亮。耳闻枪炮声,眼见红缨枪。

从扎红领巾的时候开始,在龚子威耳畔,一直都有英雄故事传扬。

一度虎踞高考巅峰的黄冈,曾经名满天下。但一不小心,龚子威成了个别,高考失利,意志消沉。

供职于罗田县公路段的舅舅,却心有所喜。哪里都别去,读省交校啊,那是培养荆楚交通人才的摇篮!

舅舅掰着指头,不假思索,就列举出十多个从交校走出的“大牛”。尽管那时交校已经升格为湖北省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他舅舅还是习惯性叫“省交校”。并且,一直把在“省交校”进修的那份经历,视为人生骄傲。

娘亲舅大。龚子威听从舅舅的安排,进了省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在武汉市雄楚大街边上,一待三年。毕业后,抱着“雄楚”的理想,荆楚江山,鄂东鄂西跑了个遍。

爱人在中南勘察设计院工作,也属于湖北交投子公司。一个扎根武汉,一个藏进深山。在10岁的儿子记忆中,压根儿就没觉得他还像个老爸。

2011年,湖北省“学强比创”颁奖大会在汉举行。作为优秀试验检测人员的代表,龚子威第一次站到了那么高级的领奖台上。腰杆挺直,手心有汗。双手接过证书时,僵硬的腮帮子,隆起了透亮的幸福。

但那并不是他人生的高光时刻。因为,还有更美丽的花,等待他眼神的确认。

从试验员,到试验室主任,这条路有多长?他一步一个脚窝儿丈量了十多年。踏遍湖北、安徽、福建数省,各种最新检测技术和施工规范,在心里炖得烂熟。每个项目的试验测量、工程技术,如数家珍。在汗水打湿的路上,无数次滑到、站起来、再滑到,成就了人们心中的“实干家”形象。  

试验检测,经常与碎石打交道。那一粒粒小小石子儿,曾令龚子威大发感慨,“找媳妇不比找碎石难啊”。

引江济汉,是国家重点通航工程。保障混凝土抗压强度,必先找到合格碎石。接下来,龚子威在项目周边3县45个碎石厂之间,穿梭数十次。说跑断腿有些夸张,跑瘸腿却未必假。靠着这份坚持,他编织了一张关于碎石的信息大网,密密麻麻,为科学配合比提供了可靠数据。

龚子威的理想,是干好工程,过好人生。奋斗了许多年,挣扎过多少遍,他才发现,有的奋斗,没有终点,有的挣扎,什么都不能改变。在指缝间溜走的人生,大雪无痕。岁月的轨迹也不在地上,而在心上。甘苦也好,冷暖也罢,当这一切变成回味时,只有初心不变。

来到鄂西南,龚子威开始有了改变。自觉地将“雄楚”的心,对接上鄂西南交通扶贫的历史使命。

 

3.“滴滴哒哒”的恒心

 

春红如泼,秋黄似染。院子里的几颗桂花树,已经碗口大小。时光,总在如琢如磨中老去。

试验检测,很单调。从事这份工作,就是一个不断走向厌倦的漫长过程。保持新鲜感,保持纯洁性,保持青春的心,是恒常的功课。原则、规定、标准,一如和尚念经,每天每时每刻都在进行。不可灵活操弄,没留一丝弹性。

生活是灰色的,但他们却希望这份工作能像门前的桂花树,一袭翠羽,绿透四季。

壮壮的丁贵,第一次看到他,你一定以为这个人有点笨。殊不知,他的精明能干,全“藏”在那张憨厚朴实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涩的眼神,伴着没有半分文饰的言语,走进你,毫不费力。

2004年,打开人生履历第一页,丁贵就来到高速公路建设工地。十多年间,他先后参与了湖北孝襄、黄黄、随岳、京珠、麻武、宜巴、谷竹、利万等高速公路建设,曾担任谷竹高速交工验收项目副经理。2016年,丁贵来到鄂西南,担任建恩、宣鹤高速公路总监办中心试验室副经理。

对试验检测的理解,化出于他的名字:丁贵。人之可贵,正是在于有钉子般的钻劲儿,有钉钉子般的坚持。立志欲坚不欲锐,成功在久不在速。久久为功,贵在坚持。

公司信誉是坚持出来的,个人能力和业务水平,也只能在坚持中潜滋暗长。凭着他们的理解,反反复复做一件事,不知悔改,就是坚持。正如巴甫洛夫所言:如果我坚持什么,就是用大炮,也打不倒我。

宣鹤高速分水岭隧道工地。这里海拔1300米,埋深还有数百米。站在洞口上面高高的山梁上,仿佛就站到了武陵山顶。左边,是湖北七姊妹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0多米的火烧堡上,鸽子花迎风翩飞,白浪翻腾,鸽哨啸天,好一幅世间罕有的美景。右边,湘鄂两省边界上的八大公山自然保护区,山岭重重,层层叠加,尽显巍峨。

找到了“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豪气干云。同时,脑子里也有一团阴影,挥之不去。山下的鹤峰县,还是湖北唯一不通高速公路的县,当地发展依然受制于交通瓶颈。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

这一天,龚子威、丁贵各带一个小组进入分水岭隧道进出口施工现场,分别对钢拱架间距、初支厚度、二衬强度、掌子面超前小导管数量进行检测。检测前,郑重进行了检测技术交底。承载了武陵山交通扶贫的历史责任,他们每次出工都这样严谨。

大大小小的工程隐患,是劲敌,他们对视着,也对峙着。明明深藏爱意,却分明像前世有仇的宿敌。极尽目力,直至眸子疲惫,眼眶酸疼。一定要在鸡蛋里挑骨头。纹细如发的裂隙,针头大小的空洞,都是病。肉眼不可见的,就动用超声波。弊端,哪怕一丝一毫,绝不放过。

某一天,他们都快绷不住了。因为面子,因为人情。小的瑕疵,得过且过,也不会立现恶报。可是,刚松懈下来,那双2000多年前从湘西隔空北望的眼睛,又灼伤了他们的心。

一部《史记》,千年万载不朽,绝对算得上一个好工程;一座桥、一条隧,立千百年而不倒,也绝对算得上一部好史书。创造历史、书写历史,都是神圣责任。

照顾了人情,就亵渎了责任。愧疚中,低头与内心对视,他们发现,刚“放生”的裂纹,都爬上了心脏,像一张网,紧紧纠缠着,几乎丧失泵血的功能。

中心试验室,是因事而设的临时机构。有项目就有机构,活儿一干完,单位就不复存在了。部分职员,还不是在编人员,没有远大前程,自然也难有崇高理想。他们唯一所能彰显的品质,就是坚持。

作家写出好作品离不开笔,英雄战场立威离不开枪,决斗者至死都要剑不离手。而他们,不要作家的美名,不要英雄的勋章,不要决斗者的荣誉,但是,手里的回弹枪、取芯钻,一直紧握在手上。

试验室工作,不可能有一日奏效的功绩。他们手里的灵丹,叫“水磨功夫”,在坚持中,让“药效”慢慢释放。

滴水穿石,并非由于水滴有多大的力量,而是如时钟般“滴滴哒哒”的恒心。就做一滴水吧,以集体的意志和行动,追寻着一滴水的快乐;也以一滴水的绵软,以柔克刚,化去工程隐患的强敌,书写一部没有瑕疵的历史。

这就是他们的心愿。

 

4. “米”和“饭”

 

当某一件事,定性为“必须”的时候,其他所有问题,都变得云淡风轻。

2019年的最高目标,是建成建恩、宣鹤高速公路。这在武陵山区交通史上,将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

“必须检测所有进场路面材料,必须完成试验段路面配合比,必须完成试验段沥青面层路面检测。”

恩施市施州大道310号。湖北宣鹤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所在地。二季度生产调度会场,没有一点杂音。

宣鹤公司领导给中心试验室的任务,就是“三个必须”。他念一个“必须”,施力、龚子威他们就头疼一次。就像紧箍咒,越箍越紧。

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这等头疼的事,吃药不管用。他们的办法,就是让沪渝高速恩施站旁边那个单门独院里的人,都跟着头疼。

诸葛用兵在人和。正所谓万人操弓,共射一招,招无不中。万夫一力,天下无敌。团结起来的力量无与伦比。

苏洵《上皇帝书》这样写道:敌对国家之间相互“对视”,不看他山川的险要、人马的多寡,重在人民精神状态。险要的山川要人守卫,军队再多,没有旺盛的战力,依然不堪一击。一个国家,精诚团结、斗志昂扬的人民,才是最强大的武器。

那时,二期路面检测,上升为主要矛盾。试验室主任龚子威点齐人马,打起行装,向留守的同志们挥挥手,“我带队,上一线去”。 

聚拢各方检测人员,成立配合比验证小组,以战时突击队形式,集体冲锋。施工、监理、试验检测,三方共同见证。发现问题,解决问题,都在现场。没有场地转换,没有时间磨损。简化配合比验证程序,缩短沟通时间。3个月,对,就是3个月,龚子威奇迹般完成了调度会指令任务。

其间,进场路面材料检测,让他们大费周章。每天数十批次来自不同厂家的碎石,他们要一粒一粒甄别样本,检验强度、测量粒径大小,每一个环节精确到毫巅。别人看到的是石子,他们入眼的是珍珠。

原材料和实体工程,是米和饭的关系。他们感触尤深。常言说,巧妇难为无米炊。但在某些情况下,有米,巧妇也不一定能做出一锅好饭。因为,好饭不完全决定于“巧妇”之“巧”,还决定于米。关键是米和饭,在这里,不存在绝对的因果关系。一个拙劣的厨师,好米煮成一锅烂粥;一袋发霉的米,再好的厨师也煮不出香喷喷的饭。只有米足够的好,巧妇又能最大限度发挥其“巧”,结果才是正向的。

一个很棒的实体工程,除了优质原材料,还必须要有一批专业技术水平高、执行能力强的“巧妇”。偏偏,那些“巧妇”,不在中心试验室掌控范围内。加上施工环节多,作业水平参差不齐,这就让结果有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正是这些不确定性,给工程试验检测工作搭建了舞台,也给试验检测单位拓展了生存空间。他们排除够不着的因素,只盯牢“米”和“饭”。就看你的米有没有霉变,就看你的饭做得香不香。重结果导向,也重过程控制。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保障工程质量的两个根本。同时,自觉屏蔽了其中的因果关系,米是米,饭归饭,半斤八两,不厚此、不薄彼。

试验检测,很多事儿,在试验室完成。这份儿工作,风不吹、日不晒,轻松惬意。如果这样看,那就大谬不然。

做水泥含量试验要用到氢氧化钠和氯化铵,做水泥试验,会接触到有剧毒而且污染环境的汞,做沥青含量试验需要三氯乙烯,做含水率试验则需要易燃的酒精。这些物质,都有一定危害性。一不小心,就可能“中招”。

三氯乙烯为可燃液体,对皮肤有较强腐蚀性,遇到明火、高热,还能引发火灾甚至爆炸。一旦发生事故,他们不仅脸黑,心还很疼。

一天深夜,试验员余周清洗三氯乙烯试验瓶。因为太困的缘故,一不小心,三氯乙烯喷到脸上。顿时,整张脸都变得黑乎乎的了,像一块焦炭。

赶快洗脸!中心试验室几位领导吓得不轻。一张张脸,比余周那张沾上沥青与三氯乙烯的脸还要黑。

试验员全奇,烫伤了胳膊,这次的祸首是滚烫的沥青。还是试验室领导第一时间赶到,将其送医就治。

当员工遇到难办的事儿,或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都能即时出现,并给予最大的帮助和关怀。

 

5.矛盾统一体

 

天上,众星拱月;周遭,唧唧虫鸣。

星月之下,中心试验室的工程师们如毛驴拉磨,绕着办公楼转圈儿。这是他们业余时间唯一的健身方式。

头大耳长,眼睛凸出,四肢瘦弱,蹄小坚实,体质健壮,性情温驯,刻苦耐劳,听从使役。

毛驴,与他们有几分神似。耳长、眼凸,是做好试验检测的必备天赋;身体好,有耐性,才能坚持;听从使役,与“忠诚”有关,是职责所在,是历史使命感使然。

这些远离家庭,谋生在外的人,从来没有“高富帅”的自画像,他们不介意喜欢上毛驴的皮实和耐性卓越。因为,试验检测工作的特性,客观上呼唤毛驴的品格。

一个公司的形象,是建立在诚信基础上的。在他们看来,“诚信”就像房子地基,软弱的泥土,承受不住一所房子的重力。不然,风暴一来,就会天翻地覆。构筑诚信,需要毛驴的品格。他们深信不疑。

诚信精神发端于忠诚,危机意识也发端于忠诚。忠诚,是试验检测公司生存的底座。

对于危机意识,他们喜欢用唇亡齿寒来做比方,这让我诧异,不明意指。

他们给我聊到了假道伐虢的故事。晋军灭虢毁虞,跟他们从事的试验检测工作有关系吗?“辅车相依,唇亡齿寒”,有太大的关系了。他们肯定地说。

试验检测数据,是高速公路质量、安全管理的最终依据。而低价和最低价中标的项目,施工方难免心存侥幸。这就为工程质量、运营安全埋下祸根。如果我们放它一马,一旦导致不可挽回的损失,施工单位“挂”了,试验检测单位也将信誉扫地,我们这一批人,更将烙上行业黑名单。像极了《红楼梦》大荒山里青埂峰下,被遗弃的那块石头,纵然有了灵性,终将百无一用。

2019年9月20日8点,建恩高速试验段开始铺筑上面层沥青。准备工作充分严谨,没有人怀疑结果。

一路大晴,秋后依然没有降温。太阳刚冒出东山,短袖衫露在外面的手臂,就像伸进了一桶热水里泡着。旁边,大卡车里捂着刚出炉的沥青,160多度,从里到外热浪滚滚。记录这样的场景,一定少不了“热火朝天”四个字。

10点30分,试验段铺筑完成了90米。就在这时,一组检测数据从后场传来——混合料集配超出设计。

什么情况?超出设计标准,那就是不合格。试验检测的责任,就是将不合格产品废掉。

废品都是钱堆起来的。发现不合格产品,他们真的不忍。施工方负责人祈求的眼神,更让他们像做了亏心事一样,不敢对视。为避免更大损失,他们当机立断,下令停止施工,立即组织分析检测结果,查找原因。

随着太阳升高,现场温度已经达到30多度,他们顶着一头汗水,天上地下搜遍,均没有发现异常。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中午12点,中心试验室接到报告,试验室领导已带着技术团队赶到现场,重新对核查结果进行分析,最终发现问题出在拌合楼机械故障,电脑数据与出料数量无法对应。

无声无息,无影无踪。这种技术故障已经超出中心试验室专业范畴,只能通过检测数据得出结果。但是,检测数据决定一切。该发声的时候,中心试验室从不缺席。

与建恩高速比,宣鹤高速工期更紧。

2019年10月,距建成通车的最后期限仅剩两个月。那时,中交四公局作业队正开展大规模沥青铺筑。

这个时期,也是中心试验室钻芯取样、试验检测工作最繁重的阶段。白天全体出动,分组分段落划定任务,网格化管理。检测密度,取样数量,数据分析,检测结果,都进入大数据。

路线最高控制点1300米,平均海拔1000米以上。宣鹤项目注定是一条建设难、运营管理更难的高速公路。投资方在设计阶段就充分考虑到运营安全,上面层主要采用SMA路面,个别路段采用DTC道路变相调温沥青混合材料。

AC沥青路面、SMA路面,特大桥、钢管拱桥,特长隧道,一路奔驰的开车族可能无感或者闹不清。然而,对这些构筑物进行试验检测和质量控制,却是中心试验室迈不过去的一个个严峻挑战。他们像严肃的放射科医师,或取样检测,或超声波扫描,然后数据分析,严谨得出结论。

沥青混凝土有多种系列。SMA,是“沥青玛碲脂碎石混合料”的英文缩写。这种沥青混合料,在国际上非常吃香。抗车辙性能、抗滑性能,非常优良。据说,德国上世纪60年代修建了全球第一条SMA路面,50多年了,使用效果仍然良好。

SMA以粗集料为主骨架的嵌挤结构,表面构造深、粗糙、孔隙大,夏季高温时不留下车辙,严冬冰雪时抗滑性能好,雨天行车与晴天无异。SMA统一并兼顾了这些相互矛盾或相互制约的性能,还可以降低表层厚度,节约成本。

一句话,这是一个超级对立统一体,在重重矛盾纠缠中,实现了表面和内在的高度和谐。

这时,我才惊奇地发现,我所面对的这群人——那些试验检测工程师们,不也是一个个矛盾统一体么?冰与火的煎熬,湿与燥的抗争,苦与乐的变幻,悲与喜的纠结,这些特性,与铺装在表层、被车轮反复碾压的SMA,惊人相似。

 

6. “心灵密码”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父母是他们心里最大的愧疚。

儒家把“养亲”“送终”看作大事。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又说,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大意是:父母在世,儿女就不要出远门了,如果非出门不可,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你去了哪里。做儿女的,一方面因父母高寿而喜欢,一方面也因其高寿而恐惧,因为年事太高,更容易发生各种不测。

背井千里远,迢迢离乡关。这是中心试验室大多数人的处境。父母,妻儿,无一跟随身边。小草有报春之心,乌雏有反哺之情,何况人乎?

“重资财,薄父母,不成人子”。朱柏庐《治家格言》这句话,更直接刺穿他们心脏,血淋淋的,包扎不住。

高高的雪落寨下,穿山而过的是岩屋坪特长隧道。出隧道,进入车洞河路段。左边是七姊妹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脚下,右边沿河堤一侧,用隧道洞渣填筑成一公里多长的路基。“哇塞,竟然看到蓝天了!”能望见天光的路,在崇山绝壑中,令人惊喜。

这个海拔1000多米的河谷,每年10月至次年2月,寒风呼啸,冰雪肆虐,注定是冬季行车的危险地带,弄不好,更是“死亡河谷”。

2019年11月中旬的一天,施力、龚子威组织试验室人员在车洞河开展沥青上面层钻芯取样,检验DTC道路变相调温沥青混合材料铺装质量。

DTC是一种路面新型材料,通过相变存储太阳能热量,改变沥青混合料的性能,削减路面温度和环境温差。冬季,可有效抵抗路面收缩开裂,自动融雪化冰,确保行车安全;夏季还可以避免高温期出现车辙现象,延长道路寿命。

一条路,好比自家的一个孩子,是他们的掌上明珠。取了几处样,检测出来是什么结果,他们人人说得出,几乎准确无误。但是,他们却常常忽略千里之外家里的那个孩子。一次,龚子威妻子打电话来说,儿子看了2019年最值得买的玩具排行榜,说想买一套玩具,叫做“十岁前和爸爸一起完成的100件事”,里面由需要爸爸单独带孩子完成的100件事组成。你什么时候回来完成儿子布置的作业呢?

龚子威吱吱呜呜,没能给出答复。这样的事情,可能几个月无法兑现,甚至根本就没有下文。

多次见不到家长,也偶尔有尽职尽责的老师打来电话“循循善诱”:善待孩子,就不要只作为他们的父母,还要陪伴,还要关心,更要施之以教。

对于孩子,他们亏欠得太多。除了一个劲儿地对老师道歉,他们还是什么都不能做。

在孩子面前,他们缺少富有朝气的表达;面对妻子,也不肯表现出伤春哭红的悲情。其实,他们都是真爷们儿,是一群为生活、为工作、为家庭、为神圣历史责任献身的人。“负责任”这三个字,一直都是他们最大的用心、最后的坚守,也是最刻骨铭心的痛。

他们是矛盾统一体。不仅要适应四季变迁,备尝冷暖,还得把自己保养得像一架机器,一摁就点火,从不撂挑子。明明父母在,偏偏千里万里不辞远,深入武陵大山深处,一待四五年;明明妻子儿女不乐意,闹别扭、打冷战,心烦意恼,但是,还得像没事人儿样,不断以超强度工作麻痹自己;明明装着一肚子不快乐,却还得人前人后挤出满脸的笑,如沐春风中。其中苦楚,不能言说,也不必言说。他们相信,委屈撑得大境界,痛苦盼得来甘泉。

干工程的人,甭说双休,一个月回一趟家叫奢侈,三两个月回一次家是常态。年轻夫妻几个月回一次家,还认得你已经很不错了,至于感情,海里捞去吧。家有儿女的老夫老妻,见到你,认得你,你来,你去,绝无在意;儿女也认得你,但是,就是难得甜甜地叫你一声老爸老妈。

一年腊月,临近放假。与某施工单位一职工扯闲篇儿,那职工却不小心,一本正经道出了伤心事。50多的人了,主动申请不回家过年。问他们为什么,没有回答,双手紧紧地捂住了脸。看不出他脸上有泪,我却早已心酸。

2019年春节前,孤居武汉的老母亲病重,卧床已久,经多人辗转接力,才将电话打到中心试验室项目经理施力这里。接到电话后,他两眼发直。那是最要命的时候。这边,建恩、宣鹤高速公路交工验收在即,作为中心试验室项目经理,他守护着工程质量的最后一道关口;那边,奄奄一息的母亲,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唤儿不归,他除了仰天长叹,就是捶胸顿足……

交工验收,就是对工程质量的集中检验。能否交工,能否达到通车条件,关键看工程质量。交工验收,也是对中心试验室工作的最终检阅。施工过程中,实体工程能否进入下一道工序,决定于试验检测数据;一个高速公路项目,经过三年五载奋战,能否顺利交工,则决定于中心试验室完整的试验检测“数据链”。

2019年12月29日和30日,建恩、宣鹤高速公路顺利通过交工验收。一直检验别人的中心试验室,也通过了别人的最终检验。

湖北交通扶贫“新史记”,正由无数人合力撰写。建恩、宣鹤高速公路项目,只是其中一个章节。写完这个个“章节”后,施力、龚子威、丁贵等人再次登上武陵山顶,与山那边2000多年前投来的那一瞥目光再次隔空对视,当他们确认过眼神后,看看明亮起来的天空,瞅瞅奔流不息的清江,拍拍胸膛,作别鄂西南,启程返航。

春节前,他们拖着疲惫的身躯,陆续回归远方的家。

 

作者简介:

邢祖巧,湖北咸丰人,土家族。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同盟盟员。现供职于湖北交投鄂西建设公司。著有长篇报告文学5部:《深山大搜捕》《难忘星斗山》《清江之子》《飞越》《际会风云》。出版报告文学集3部:《春潮》《秋实》《明月照清江》。策划、编辑、出版各类图书12部:《命案必破实录》《不辱使命》《山区领导的发展思路》《窥破管理的奥秘》《卫生行政管理研究》等。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