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纪事 > > 正文

听,花开的声音(报告文学)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邢祖巧 时间:2020-05-11

 

听,花开的声音

——写在湖北宜来高速鹤峰东段正式开工前夕

 

口 邢祖巧

 

 湖北宜来高速鹤峰东段,路线全长38.62公里,总投资67.32亿元。这是鹤峰县继宣鹤项目之后开工建设的第二条高速公路,它不仅是一条拉近鹤峰与宜昌、武汉距离的快速出山通道,而且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发展路、民心路、精准脱贫之路,更是湖北交投与鹤峰县22万人民的连心路。项目建成后,鹤峰至恩施、宜昌、张家界行车时间将缩短至1.5小时,并形成以鹤峰为中心的1.5小时城市圈。可以说,这条路的建设,在鹤峰人民心中,比宣鹤高速公路更加重要、更加迫切、更加期待……

 

1

 

 一条路,与一棵树惊人相似。

 立项犹如种下树苗,开工动员会好比开枝散叶绽放花蕾,拿到土地使用和施工图批复意味着一朵花的盛放,挂果通常可以理解为正式开工,建成通车一定是果实成熟的标志。

 呈三级台阶分布,是中国地形地势的鲜明特征。在二级台阶向一级台阶过度的崇山绝壑,那一方土地,林密谷深,这就是武陵山腹地,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湘鄂边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当年,恩施州的鹤峰、宣恩、巴东、恩施、建始等地,都留下了贺龙、周逸群、段德昌等老革命家冲锋陷阵的重重脚印。

 沪渝高速,从沪上出发,沿长江中下游平原,一路向西,横跨鄂西南。这是经过恩施自治州的第一条高速公路。

 项目爬上第一级台阶后,在宜昌与恩施州边境,遇到了第一道绝壑——四渡河大峡谷。在那里,一座桥,创造了一个奇迹,惊艳世界。

 泗渡河特大桥,主跨900米。塔顶至峡谷底高差达650米,桥面距谷底560米,相当于200层楼高,比法国米约大桥和美国科罗拉多州皇家峡谷大桥分别高307米和290米。是目前国内在深山峡谷里修建的全球最长悬索桥,同时也是世界首座跨度达900米以上的山区特大悬索桥。大桥建成时,纸媒和网络都在热炒:这是世界第一桥。

 有了泗渡河特大桥,沪渝高速才得以进入恩施州。也因了泗渡河特大桥,地球人才第一次知道何为行路难。

 在没有高速公路的日子里,高山深谷,绊住了行人脚步。打杵、背篓、扁担,成为鄂西南山民的标配。千万座大山、千万条沟壑,与千万人相伴千万年。

 你有比路长的脚,它有比天高的山。你翻过一座山,它再放出一山拦。走不出大山,生存与发展,成为恒古不变的死结,与恩施州、与鄂西南,缠缠绵绵。

 1928年初,贺龙、周逸群等革命者,创建了湘鄂西根据地。这块苏区,以鹤峰为中心,宣恩、巴东、建始、恩施、洪湖、桑植等地,尽在其中。他们打土豪、分田地、废除封建剥削和债务,满足农民对土地的基本要求。惊天泣鬼,书写了可歌可泣的壮丽篇章。在鹤峰县太平镇茅坝村李家湾,至今完好保存有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茅坝会议旧址。

 1933年1月上旬,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在此召开扩大会议。贺龙提出,恢复湘鄂边苏区,巩固鹤峰中心区,以此为后方,向湘西发展,再占桑植,使湘鄂边区恢复到1932年前的格局,以改变长途转移、处处被动挨打的局面。

 这是中共湘鄂西苏区发展史上一次重要会议,它为后来纠正“左”倾线路奠定了基础。

 鹤峰是贺龙的第二故乡,是以贺龙为首的湘鄂边苏区的中心地、大本营。在这片美丽的山山水水之间,留下了贺龙许许多多的英雄传奇,成为一种永不消逝的红色基因,在鄂西南人民的血脉中流淌、传承。

 湘鄂边地区,曾经万山红遍。但是,她的山山岭岭、沟沟壑壑,却始终是一道道发展的铁门槛。鹤峰县一度是湖北省唯一不通高速公路的县级行政单位,更成为湖北实现“县县通高速”目标的唯一“控制点”。

 2019年底,湖北宜来高速鹤峰至宣恩段建成,鹤峰县有了一条向西的高速公路。然而,由于地形地势的重重阻隔和对于加快发展的极度向往,鹤峰县民间经济流向,更多地指向宜昌乃至武汉。

 宣鹤高速,结束了鹤峰县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而鹤峰人民,更盼望的是迅速建成宜来高速鹤峰东段,打开东出大山的快速通道。

 出山的路,发展的路,始终是鹤峰人心中的痛。

 经过多方争取,2017年9月8日,将以BOT+EPC模式建设的宜来高速鹤峰东段项目,在鹤峰县燕子镇举行了开工建设动员大会。

当天,燕子镇万人空巷,纷纷涌向会场,争睹动员大会的盛况。在项目路线示意图前,聚集了一批鹤发老者,他们指着图上标出的一个个地名,遥想着出山的方向。

 一条路,在一个巨大的场坪,绽放花蕾。

 实际上,这个动员大会,提前了3年。

 鹤峰人民这种发乎心底的期盼,只有湖北交投人看得懂。出席动员会的湖北交投副总经理杨志波在致辞中,说得明白不过:“这条路,在鹤峰人民心中,比宣鹤高速更加重要、更加迫切、更加期待。”

 新冠疫情,摧花折枝,无数的花和许多鲜活生命,在这个春天陨落。大灾大难中,不光有悲壮,也有奇花怒放。

 3月 18日下午,湖北省4个项目建设用地,成功通过自然资源部会审,其中包括宜来高速鹤峰东段项目。湖北省交通运输厅也即将批准项目施工图设计。

 一朵高速公路项目之花,在大疫之下惊艳武陵。

 她的花期有点长,从花蕾到盛开,历经三载。

 孕育太久的花,如陈年老酒,更醇香、更迷人。

 

2

 

 腊梅凌雪开,梨花雨中放。

 好看的花,自有不凡处。红梅映雪,梨花带雨,都被视为最美风景,一直为诗人传唱,历数千年不衰。

 大疫无情,百业凋零。经济下行,已然不争。谁来引擎中国经济?投资,必将再次出征,担纲经济振兴的大任。

 开工,开工,开工。岂能再等!

 在湖北,冲刺7500公里高速公路,只差临门一脚。这一脚,将从鄂西南踢出。湖北交投鄂西建设管理公司以沈典栋为首的管理团队,作为主攻手,将以团队方式进球。

 新冠疫情,武汉封城。总经理沈典栋老家孝感,也是重灾区。每日每夜,他只想一个问题:开工。正如胡适诗句所云:也想不相思,可免相思苦。几度细思量,情愿相思苦。

 3月初,沈典栋通过各种努力,终于跑完出行手续,返回恩施上班,成为鄂西建设公司第一位返回公司的“逆行者”。

 榜样,总在无声中释放感召的力量。副总经理陈方兴从仙桃赶来,副总经理张君健从蕲春赶来,副总经理王永红从潜江赶来,远在湖南衡阳的总工程师陈禹成赶赴 300公里外,搭乘便车回到公司。同时,还有数十名工程管理人员,想方设法相继到岗。每个人都历经“艰险”。

 今年第一个工作会,在阿里“钉钉”视频会议室举行。借助手机小小的屏幕,沈典栋向大家发布迟到的新年献词。建设与防控,“两手抓、两不误”,成为工作的共同主题。

 莺飞草长,风日晴和。

 4月4日,清明节。两台车7个人,从恩施市出发,直插贺龙当年闹革命的鹤峰县太平镇,从宣鹤高速与鹤峰东高速对接点,到燕子镇与五峰县交界处,逐个踏看鹤峰东项目控制性工程,指导完善项目策划,优化施工组织方案。

 峡谷幽深,山崖峻险。溇水河斩断武陵山脉的不尽绵延,给征服自然的人们设限,也吸引身姿矫健的驴友探险。这里将有一座特大桥飞架东西,两边山崖树丛中迎风招展的红旗,已经标定出主墩的准确位置。

 溇水河大桥东岸,是八峰隧道的进口。桥隧相连,施工艰险。如何进一步优化设计,如何进一步完善施工组织,如何有效实施安全、质量管控,好多问题,化作一缕心思,在沈典栋那一行人的眉头心上往返。从云遮雾绕,到云破日出。他们眼前,分明可见闪烁的光点。

 设计与施工,是高速公路建设的两个阶段。它们在开工时碰撞,在审美的方面交会。

 在不疑处有疑,在有疑处探清。搞项目犹如做学问,除了反复论证,还要用审美经验叩问。

 反复踏勘,是必须的认识活动。用认识活动去了解,再用实践活动去改变。前者把握项目,后者打造工程。

 记住昨天走过的路,才知道今天要去的方向。

 曾经有一篇文章以《锐胸和面当大任》为题,记录了沈典栋作为筑路人的一个侧面。从中,我们看到了他有为有不为,知足知不足;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面;才气见于事,义气施于人的人品和胆识。

 沈典栋一直倡导,大道至简,道法自然。在“自然”和“至简”中,蕴藏的是他多年的历练,其中,有一种特质叫“功夫”。

 在沪蓉西项目做高监,在三峡翻坝和恩来、恩黔项目做总监,担任利万、建恩、宣鹤高速等多个项目指挥长。20多年里,沈典栋只有一件事从不放手——指导施工单位做优项目策划和施工组织设计。

 在他看来,做项目要用心,要精细。项目策划阶段,要理清思路;施组阶段,要优化方案。这是管好工程项目的头等大事。不要船到江心再补漏,到那时,好多事 情迟了。如果出现重大失误,那更是东洋海洗不尽脸上羞,西华山遮不了身边丑。

 雨里孤村雪里山,看时容易画时难。

 他认为,项目策划,施工组织,都是细致活儿。需要入木三分的深刻,事无巨细的周至。看到,不等于看见;看见,不等于看清;看清,不等于看懂;看懂,不等于看透。

 工程建设,不同于俗务。百事须防姑且,一心要究原来。不能仅仅满足于看见,一定要用透视镜将其方方面面、点点滴滴看懂看透。

 一路看,一路说。沿着经验之路,沈典栋一行将张家村大桥、云南庄大桥、燕湾大桥、石笼隧道、杉树坪隧道、王家隧道、舒家隧道、马蹄岩隧道以及各拌合站场看了个遍。天亮了又黑,天黑了再亮。两天下来,鹤峰东项目建设管理思路更加清晰了。

 

3

 

 门外的花开了又谢,谢过再开。转眼又是春天。

 在湘鄂边革命老区,武陵山深处,两家央企形象,依然如初升太阳,温暖而明亮。

 项目建设动员会的场坪,已经耕耘过几茬;展板上的示意图,也已经从当地人脑子里淡去。但是在鹤峰人的意识里,在中标单位责任人心中,修建这条路,仍是当务之急。

 2017年8月,施工单位管理人员进场。3个月时间后,中交二公局和中铁大桥局项目部落成,一座座拌和站也拔地而起。中交、中铁的旗帜在武陵山中迎风飘扬。

 燕子镇,鸦来公路边。红彤彤的彩钢屋顶,照亮群山。中交二公局项目部简洁中洋溢现代气息。

 “把工作放在心上,把心放在工作上。”

 他们的格言并不经典,却有独特内涵。

 项目经理胡志勇自有心得,他说,“用心做事”,是他长期以来对项目管理人员的基本要求,也是一个工程建设管理者必备的管理思想。在所有管理理念中,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基本的理念了。因为,用心做事,才能把事情做好。

 一种以“做好”为核心的企业文化,在那片红色屋顶照耀下,冉冉生发。

 2017年12月19日,鹤峰县城边上的云南庄。刘卫松率中铁大桥局鹤峰东项目部同仁,乔迁进崭新的项目部驻地。红瓦白墙,彩旗飞扬。他们还记得恩来、恩黔项目“楚天第一标”的光辉岁月,决心让中铁大桥局的牌子,在武陵山中再度辉煌。从那一刻起,他们“磨刀霍霍”,调动思想的利器,运筹帷幄,精心筑梦。

 2018年春天,树木开枝散叶,花蕾欲张。在那座红瓦白墙的“指挥部”,年轻的项目经理夏智接过指挥棒。

 愿作泥中藕,不当水上花。尽管不知道何时开工,夏智依然潜心经营着他的大后方,备足人、财、物。只待一声令下,齐装满员,奔赴前方。

 项目部的金属伸缩门,菱形格栅渐渐拉大,又渐渐缩小。开合间,将院里院外两个天地,分分合合。

  新冠疫情尚未扑灭。严防严控,与项目开工同等重要。

  面对那一道伸缩门,你可能不假思索做出判断:院内是安全区,院外是雷区;里面代表健康,外面代表病毒。生与死,从来没有这样接近。

 伸缩门靠右侧门柱边,留有一人得以进出的通道。里面靠近门卫室的边上,一张办公桌、一支测温仪、两瓶消毒水,还有一支笔、一个登记簿,一顺溜摆放。三位 工作人员,神情严肃,严阵以待。

 所有外来人员,在大门外下车。一个一个从那一人宽的通道进去。量体温、登记姓名、身份证号码、联系电话,再朝手上喷点酒精,手板手背消消毒……

进门“仪式”结束,菱形格栅收紧,缩向左边。车开进停车场,再对着轮胎、车身,一一喷洒消毒液。

 瞬间,医院特有的气味儿,弥漫空中。

 吃饭是大事。“千里做官为张嘴”,这是流传千年的一句老话。古时候饿殍遍地,大概只有做官的才有一口饱饭吃。如今,吃饭不再是那么要紧的事。但怎么吃,却有讲究。

 两个项目部,都有待客的大小包间。虽然比不得城里的酒楼,但在城市边缘或僻远乡镇,仍被尊为“雅间”。

 新冠疫情,改变了就餐习惯。无论包间还是职工餐厅,小桌一人,大桌最多三四人。从前就餐的社交礼仪崩塌了,为距离代替。1.5米至2米,甚至更远一点,也不会觉得被人怠慢。不言不语或少言寡语,成为新的餐饮文明。

 对生命的敬畏,对健康的渴望,对他人的尊重,以拉开距离的方式,受到追捧。

 没有人不爱自己。在这个特殊时期,健康贵如生命。没有健康,生活就等于生而不活;没有健康,活着也等于死亡。

 “保持距离”,本是行车安全的一句警示语。病毒泛滥之下,则演进为一种社交礼仪。

 过去有句话,距离产生美。今天看来,距离之美更在于健康,更在于灿烂的生命。

 疫情是一面镜子,照见了生命脆弱的本性,也照见了人类生活中本该不可或缺的尊重与文明。

 

4

 

 4月5日下午,中铁大桥局项目部。

 简洁、大气、宽敞的会议室,顶灯辉煌。左边墙上,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接见大桥局干部职工的大幅照片,格外醒目。一个由几个时期的最高领袖关怀成长起来的特大型央企形象,霸气呈现。令人刮目相看。

 大气的会议桌前,沈典栋居中而坐。王永红、陈禹成、张君健分列两边。施工单位领导班子成员,相向而坐。

 座位间距很大,看起来稀稀拉拉。没有“济济一堂”的热闹,拍张照片,视觉上少了些美感。

 口罩遮掩下,表情很憋屈。唯有两只眼睛,成为人与人之间交流的窗口。你从窗口观察我,我在窗口洞悉你。

 从沈典栋的“窗口”,大家看得见少有的严肃。

 这个会议,将决定新冠疫情下,项目开工和疫情防控统筹推进的工作大局。

 “进一步明确项目建设目标,进一步明确建设思路,进一步明确近期工作安排,进一步明确迅速掀起施工高潮的要求。”

 四个“明确”。沈典栋开宗明义,为会议定调。

 全球疫情蔓延,经济下行如坠。筑路人要做复兴经济马前卒,第一步就要勇敢地跨过楚河汉界。

 做好过河卒子,就要拼命向前。

 大疫之下,无疑再次让高速公路建设迎来重大机遇。这是一种大势。作为参与项目建设的主力军,更懂得识势、辩势、借势、用势、造势、推势、抑势、举势。现在,首要任务是蓄势增力,脑力激荡。然后落地推进,挂果满枝。

 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源于一场场遇见。项目遇见了央企,就有了开工;疫情遇见了开工,就有了防控;开工遇见了防控,就有了“两手抓、两不误”的宗旨。

鹤峰东高速公路,沿线基本完成征迁。但化蓝图为实体工程,还有一段距离。沈典栋说,缩短这个距离,需要参建大军保持距离。

 一个个“距离”,说起来咬口,听起来矫情,做起来不易。但是,这就是客观事实,不容忽视。

 将“距离”纳入“军事化管理”。沈典栋开出了药方。有令必行,有禁必止。以此保障“两手抓”的执行力、保障“两不误”见实效、保障项目管控机制高效运作。在他看来,开工与抗疫,如同救火,都是当下急务,瞬息不能耽误。

 在沈典栋的思维中,项目部与指挥部同声同调,同心同德,是一种境界。推动参建人员不息奋斗,靠的是一种源自本能的对事业的热爱和激情,靠的是一种精神和担当。

 这其中,一些人来自新冠疫情震中——武汉,他们从严寒挨到春天,历经冰雪历经风。这是一群因寒冷而打颤的人,他们最能体会到阳光的温暖。经历了以命抗疫的过程,他们更懂得生命的可贵;经历了人生非常时期,他们更明白担当与责任。

 没有雨哪能感受晴天的可爱,没有夜也显不出白天的光明。

 大事难事,看担当;是成是败,看坚持。疫情下的坚持,比什么都珍贵。在坚持的道路上,即便没有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但一定会成为更好的自己。

 这是沈典栋一行,对参战将士的激励。

 

5

 

 路的尽头,仍然是路,只要你愿意走。

 在鄂西南,从沪蓉西项目开始,沈典栋参与了全部高速公路项目的建设管理工作,项目里程达到四五百公里。一路走来,不为了谋生,而是发自肺腑的热爱。他希望,项目参建方所有人,眼里有目标,心中有热爱。

 高速公路建设,无非是解决三个问题:可持续发展、普惠和利他。对于鹤峰东项目,沈典栋总有一种情节,总有一种抱负,无法抒怀。在心底,他希望借助一种新的投资模式,演绎人生理想——干出一个标准化程度最高,品质最优,速度最快,环保最佳的工程项目。因此,在项目运筹阶段,他就提出了一个更高的建设管理目标。其中,机械换人,智能减人,是他一直努力的方向,从未变频。

 知识就是力量,愚昧也是力量。艾略特的话看似荒谬,实则乃真知灼见。知识去慢慢建造,愚昧来顷刻毁灭。这样的悲剧,在工程界并不鲜见。

 央企是“国家队”。无论体育竞技,科学研究,还是建筑领域,国家队,都是高大上的存在。保持这种“身份”,需要一种境界、一种精神。没有一骑绝尘的姿态,就见不到冠军的荣光。

 面对在座的两家央企前线指挥官,他再次疾呼,不管你是央企、国企,还是私企,其实,你们追求的第一目标,不是做大,也不是做强,而是做好!

如何做好?这个被工程界设问、反问过千万次的问题,依然还是一个问题,常问常新。

 他认为,高速公路建设是一门现代化程度很高的科学。机械换人,智能减人,就是用知识的力量,消灭蛮干,让智慧之光洞穿群山,普照大地,惠及民生。

 “做好”,已经成为鹤峰东项目的终极目标。

 指挥部、项目部,指挥长、农民工,都是“做好”的先锋和主力。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每一个不曾做好的项目,都是人生一大耻辱。

 建设是要务,抗疫亦是主题。生命第一,不只是强调安全生产时的口号,大疫之下,生命尤其可贵。

 一边抗疫,一边开工。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也是一个全新的考验。扎根深山,选择与孤寂作伴,这是一种高尚的追求。没有相当程度的孤独,就不可能有内心的平和。一个人也只有在独处时,才有真正的自由。保持距离,习惯孤独,就要习惯于在开工中起舞,在抗疫中独处。

 严冬新冠取次过,依然不废我弦歌。这就是夏智、胡志勇给沈典栋一行的表白。然而,在他们心里,还有一个愿望,不得不说。央企再大,不过地方党政的支持; 实力再强,强不过人民群众的力量。地方政府的关怀,人民群众的支持,是他们心中最热切的期盼。

 他们还记得鹤峰县委书记王小平在项目建设动员会上激情昂扬讲话:

 “饱受交通落后之苦的鹤峰人民,最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发展机遇,鹤峰县委、县政府将举全县之力、聚万众之心,继续发扬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精神,坚持全面、全程、全方位服务,保姆式、保安式、保健医生式服务,高规格、高效率、高质量服务,为高速公路建设营造最优的施工环境。”

 两个施工单位许多人,现场聆听了王小平书记的讲话,都曾经发出沸腾的掌声。今天,他们依然相信,这是鹤峰县20多万人民群众的声音。

 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花开的声音,美妙而动听。而在沈典栋和所有建设者眼里,鹤峰东高速公路项目已经绿树成荫子满枝。他们双手合十:愿春天以后,吉吉利利,万事都如意。

 

 作者简介:

 邢祖巧,湖北咸丰人,土家族。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供职于湖北交投鄂西建设公司。著有长篇报告文学《深山大搜捕》《难忘星斗山》《清江之子》等5部,出版报告文学集《明月照清江》等3部。策划、编辑、出版《山区领导的发展思路》《窥破管理的奥秘》等各类图书12部。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