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纪事 > > 正文

宫达飞驰援“火神山”纪事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张建群 时间:2020-02-27

 

中 国 好 工 友

——山西小伙宫达飞援建火神山医院纪事

 

张建群

 

宫达飞在火神山医院工地留影

 

 庚子新春之际,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起自江城武汉,继而蔓延全国。作为一个远离疫区的山西人,每天关注着手机上的疫情消息,坐在自己家中尚觉惴惴不安,担心可怕的新冠病毒不经意间沾上了自己。头发、衣服、手、鼻子、眼睛……无孔不入,防不胜防。然而,同一块蓝天下,同一块土地上,就在我们身边,却有这样一群年轻人,在看到武汉急建火神山医院,面向全国征集建设者时,他们义无反顾,发动自己的车辆,星夜兼程,向疫区武汉疾驰……

 这一群年轻人的组织者是山西运城小伙宫达飞。他之所以走进人们的视线,还因为他在参建完火神山医院后,主动向建设方提出,要把自己在工地上施工所得的工资全部捐献出来,支持武汉人民抗击疫情。

 宫达飞,一个什么样的小伙子能有这份情怀和担当?他生活在什么样的家庭?受过什么样的教育?他为什么在疫情当前的特殊时期,不仅有一份逆行的勇气,而且有奉献的热望?在几如“黑云压城城欲摧”的严重疫情下,他和他的伙伴们为什么能像一束火炬,一束星光,照亮人心和团结一心、众志成城、逆风前行的路。

 2月10日,接到采访宫达飞的任务后,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联系方式。网上的报道是湖北方面首先发出来的,位于疫区中心的湖北同仁没有留下他们的联系方式。运城当地媒体最先报道的是广播电视台的记者,视频资料在搜索中并不是那么直观。所以尽管能看到宫达飞戴着口罩的年轻面孔,听到他的声音,却依然无法联系。

 日子一天天过去,宫达飞和他的伙伴们的精神感动了我们,也让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2月13日晚,再次在网络上搜索宫达飞的名字时,跳出了一家网站转载运城广播电视台报道的文本。在这一段不长的文字后边,清晰地标注了记者的名字:冯波、解佳。

 解佳是我熟悉的一位记者朋友名字。我立刻从她那里找到了宫达飞的微信名片,加为微友后,约定2月14日一早电话采访。

 2月14日,距离宫达飞从武汉返回的2月10日,时间刚过去了四天。此时,宫达飞和他的伙伴们还被安排在运城市高速路口附近的一家酒店进行隔离。

 电话接通后,耳畔传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声音,年轻得甚至略显稚嫩。没错,这就是我要采访的、被武汉火神山建设单位称为中国好工友的运城小伙——宫达飞。他出生于1990年,是一名标准的九零后。

 我们可以想象,也许,正是因为年轻,小伙子才会有那样义无反顾的勇敢,有对祖国和人民、对疫区患者深厚的感情,才有一天在火神山医院工作21个小时的体能和力量。

 让我们将目光先投向宫达飞成长的地方——山西运城万荣县里望乡乔薛村。正是明代大儒薛瑄先生的故里。我们不知道,年轻的宫达飞有没有从先贤铁汉公薛夫子那里受到过什么影响,但我们相信,万荣里旺乡那块土地上、天空中,甚至空气中富含着家国情怀和情义的营养,富含着一种大忠大勇大仁的能量。

 我们相信,美好的期许总会变成现实。我们也相信,一切的美好都有它的来处与理由。

 宫达飞是家中的第一个男孩,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他从小在父母的爱宠中长大。他的心理阳光,还有些小小的任性。初中时,他在河津市读书,随后因为热爱体育,他转学至河北省秦皇岛市,主修体育。

 是的,近四年的体育学习,给了宫达飞强健的体魄。

 高中毕业后,宫达飞考入了北京的一家大学,主修电子机械。毕业后,他在北京工作了两年时间,繁华都市给了一个青年应该有的视野与胸怀。

 两年后,他在父母的要求下,回到故乡山西运城。其时,他的家人在运城有一家主营空调排风、净水设备的公司。

 宫达飞跟着爸爸妈妈打理自家的生意,他做得认真而有条理,渐渐成了空调安装方面的行家。

 前年,他结了婚。

 去年,他有了自己的儿子。

 他的成长轨迹与其他普通人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小伙子宫达飞勤奋、积极、热情。武汉的疫情发生后,他与其他人一样,关了商店大门,守着妻子和孩子居家抗疫,并通过手机,关注武汉的疫情。

 1月29日,宫达飞从微信群中看到了武汉要建设火神山医院,面向全国急招相关建设工人的消息。火神山医院因为疫情的需要,中央空调和新风系统安装是很大的一块工作。这项工作正是宫达飞的强项。他立刻决定前往武汉,参加火神山医院建设。

 从运城到武汉有1500华里之遥,宫达飞深知一个人身单力薄,难以为医院建设发挥应有的作用。他迅速联系了自己的几个同行好友。算上他一共七个小伙子,后来其中一个小伙子的父亲不放心孩子们,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于是他们组成了一个8人小分队。

 队伍组建了,宫达飞准备立刻出发。他告诉了妈妈,妈妈一听心立刻悬了起来。她说:“好娃呀!现在是啥时候,你竟然要到武汉去。如果缺钱,妈给你拿!”

 宫达飞怕母亲担心,假装答应说自己不去了。他想,如果所有人都因为害怕疫情不去参加建设,那我们的火神山医院该从哪里找工人。那么多等待收治的患者去哪里找床位?

 箭在弦上,必须要发。

 1月30日上午10时30分,晋南大地的阳光正好,宫达飞与他的队友们出发了。一辆工具车拉着一些简单的设备。两辆小轿车坐着几个小伙子,还有一位小伙子的父亲。三辆车,从晋南向武汉进发。

 中午,当妈妈吃饭时因为不见宫达飞而给他打电话时,宫达飞已经进了河南。他在电话中轻松地告诉妈妈,一会儿就会回去。

 一路飞驰,高速路口有进行道路交通管制的交警。宫达飞早在报名时已从火神山医院建设方拿到了援建车辆通行证。九零后的年轻人,最精通网上的操作。通行证便是从网上下载的。这些,足以使他们一路绿灯,飞驰前行。

 不觉间五六个小时过去了,小小的车队到达了河南南阳服务区时,大家下了车,稍事休息,吃了些面包,喝了些水。年轻的躯体立刻焕发了精神,他们一口气开进了武汉。

 时间已是夜里11点,第一次到武汉的宫达飞没有看上武汉一眼,导航准确地将他们带到了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那里是热火朝天的建设现场,正如我们在视频与照片上所见到的那样,挖掘机、吊车、机械手林立,一个硕大的工地正在与病毒赛跑,争分夺秒的建设不仅为了一种承诺,更是为了成百上千的患者生命需要。

 从山西运城赶过的小伙子们忍不住深吸几口气。“太不容易了!也太伟大了!”宫达飞想。

 特殊的阵地,特殊的战场,山西的小伙子们忘记了路途劳顿,停好车辆后立即投入工作。

 密集而又紧张的工作,他们一口气工作到2月1日凌晨,整整工作了一天一夜。20多个小时,没有人喊累,支持不住时躺上三四个时,稍微解会儿乏,又一跃而起投入工作。

 此后,他们以如此高强度的频率工作着。每天每人只能轮流休息两三个小时。

 饭是简单的盒饭,饭菜还算丰富。这些让宫达飞又感叹不易,那些准备饭菜的人们不易。疫情当前,他们得费多少心思,冒多大风险去备饭。

 这个时候,没有谁有一声抱怨。使命在肩的人,不害怕,也顾不上害怕。

 他们比平时站得更直,跑得更快。他们的胸中有一团烈火,心中有一腔赤诚。

 天亮了。宫达飞与他的工友们,还有近七千名火神山医院建设者们,在工地上奔走、忙碌,有条不紊、一丝不苟。

 时间的脚步在不知不觉间已进入了2月,1日、2日、3日……一天20多个小时的工作,没白没黑的连轴转,宫达飞与工友们一起在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上走进了2月9日。

 一个整齐、气派、设备齐全、功能强大的崭新医院拔地而起,像童话,但又是那样的真实。

 2月10日上午,武汉新冠肺炎患者就要入住了。2月9日晚8时许,宫达飞与工友们安装好了最后一架空调风机,他们,要返回山西了。

 顾不上感叹,顾不上休息,就像他们当初从山西赶往武汉一样,笃定、快速而又从容。

 此前,别的几位小伙伴不知道的是,宫达飞悄悄联系了火神山医院建设方中建三局的一位负责人,提出要将自己的所有工资捐给医院,为武汉抗击疫情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当问及宫达飞,他为什么要将工资捐给医院时,宫达飞说,当初到武汉来就不是为了这工资。武汉人民这么难,咱能尽力帮助建一下医院是应该的,怎么能要工资呢?

 也正是因为宫达飞要捐出工资的意愿,让建设方注意到了这个普通又不普通的山西小伙子。

 因为建设中工人付出了大量艰苦的工作,他们远道而来,驰援武汉已经让人感动,无论如何不能收小伙子应得的血汗钱。此后,还有不少爱心工友要向建设方捐款。最终,中建三局有关负责人感谢了宫达飞等的一片心意,但是谢绝了他们的捐款。此刻,我们知道,因为这个山西小伙的这份心意,有不少人悄悄被感动。尤其是武汉人,他们从驰援建设火神山医院的工友们身上,感受到了全国人民对疫区患者的别样深情。

 中建三局宣传部的郑茜报道了宫达飞的事迹。宫达飞的名字,从山西到湖北,悄然飞了起来。

 疫时便是战时,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关注武汉疫情,多次开会排兵布阵,有效防控疫情;李克强总理深入武汉抗疫一线调研;钟南山、李兰娟等科学家们不顾年纪高大,奔赴疫区现场研判指导;全国各地的白衣战士驰援武汉;人民子弟兵驰援武汉;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将钱、物送往湖北;蔬菜、苹果、医疗物资,一车车、一列列,像涌动的希望,为疫区送去希望与温暖。文艺工作者们,用诗歌、书法、绘画,讴歌逆行者,为武汉鼓与呼。

 这个时刻,全国人民与武汉在一起,心心相印、息息相通,与武汉同频共振,共同抗疫。

 这些真情在天地间涌动、流淌,汇成了一曲感人肺腑的抗疫交响。而宫达飞他们的爱心,虽然只是这曲交响乐中一个小小的音符,却别样动人。

 经过漫长的十多个小时疾驰,宫达飞与他的伙伴于2月10日赶回运城。那一刻是上午10时,晋南大地以同样明媚的阳光迎接她可爱的孩子归来。

 自1月30日上午从运城出发至2月10日上午归来,宫达飞与他的伙伴们为建设武汉火神山医院,整整忙碌了12天。

 快到运城时,宫达飞与运城防疫部门取得联系,主动要求隔离。他们被安排隔离在运城高速入口附近的一家宾馆,生活各方面都挺不错的。

 “这个隔离措施一定要做,我的父母妻儿都在家,小孩才两岁,我要对我的家人负责。”宫达飞说,“这里的吃住条件都挺好,我住的是标准间,一日三餐,每餐两素一荤一汤,有米饭还外加一个馒头,期间还供应了小橘子。”

 宫达飞说,在隔离期间,管理人员每天为他量两次体温,消毒一次房间,还供应两袋中药。他所在的社区也电话询问关心了他的情况,让他安心隔离。

 作为参与火神山医院的建设者,宫达飞在回到运城的当天,还接受了运城广播电视台的采访。

 让我们还原宫达飞在武汉要捐工资的情形。2月2日,中建三局二公司安装公司现场协调员翟勇突然收到一条微信。“你好,请问捐款怎么捐?我想找渠道把这次的工资捐了,尽点力。”后来,翟勇才知道这位工友名叫宫达飞,今年30岁,是山西省运城市人,主要从事中央空调和新风系统的安装工作。

 让我们再次还原宫达飞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所说的话:“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国家啥时候能用上咱?现在不去等什么时候去!”

 采访最后,当我问及宫达飞此次参加火神山医院建设有什么感受时,他说,“以后我要不断地完善自己,提高技术水平。等国家需要的时候,可以更好地去做贡献!”

 

责任编辑:牛 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