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报告文学 > 纪事 > > 正文

爆炸现场(报告文学)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何建明 时间:2019-03-24

 

 

3月21日,本是美好灿烂的春分时节,而这一天下午,冲天的火光、腾空的蘑菇云和巨大的冲击波,却让江苏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成为这几日的新闻焦点,化工园区爆炸阴云再度笼罩中国。

 

2019年3月22日,江苏省盐城市天嘉宜化工厂爆炸16小时后现场航拍。丨东方ic

 

这不由让人再次想起2015年8月12日发生的天津爆炸事故。仅时隔三年多,化工行业便又爆出这一特别重大事故,不得不令人警醒与深思。血的教训再次警示我们:安全生产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安全这根弦一刻也不能放松!

 

早在2015年天津大爆炸发生后,作家何建明就曾在《爆炸现场》一书中给大众敲响警钟:类似的“大爆炸”随时可能发生,我们应认真思考与清醒。今日重温该文,愿安全生产警钟长鸣!

 
 

 

 

 
 
 
 
 

爆 炸 现 场(节选)

 

何建明

 

公安部的专家告诉我,其实“8•12”大爆炸的威力远比17万颗手榴弹要大。大多少?他不愿讲。那我们就且当它是17万颗手榴弹的威力吧!

 

而问题是,天津港大爆炸不仅有“17万颗手榴弹”同时爆炸的威力,且这一大爆炸还引发了五六千辆汽车及几千只集装箱的同时大爆炸!

 

炸药所产生的爆炸是惊天动地的,而钢铁一旦被燃烧之后则如火山喷出的熔岩一般,可将天映红,可将地燃焦,可将巍峨的山体化为烟烬……更不须说血肉之躯在其中会变成何种样子!

 

 

许多日子后,我询问过相关的专家。他们告诉我:瑞海危险品仓库的爆炸当量,如果不是有障碍物,其爆炸引发的冲击波可以将一个一百五六十斤重的人抛出数百米远,也可以将整个人体炸裂成千百块……

 

多么可怕的威力!多么恐怖的爆炸!而我们的那些消防队员们就是在这样的大爆炸之中,经历了生生死死的考验。他们在这场旷世惊天的事件中到底表现如何,在《爆炸现场》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细节和撼天动地的英雄精神。

 

《爆炸现场》本可以写它二三十万字,但我就此收笔,因为我惧怕在这场共和国史上最严重的爆炸事故的惨烈现场无法抽出自己的一颗已被深深刺伤的心。即便如此,仍然有两个“现场”情形刻意在作品内容中没有加以描述,但它们一刻也不停地像幽灵似的每天在眼前晃荡着,令我痛苦不堪,甚至常常感到窒息。

 

 

现场镜头之一:搜救队在爆炸之后的爆炸核心地,就是那个大坑的附近,发现有一批消防队员牺牲在那里,是成片成片地倒在那里。他们的尸骨大多变成了一具具钙化了的白骨架。很奇怪的是那一具具白骨架都基本上是一个姿势:双臂都高高地举着,而右臂则比左臂举得更高一些。为什么是这样的姿势?专家告诉我:当爆炸的那一瞬,消防队员在牺牲前都是下意识地试图举手挡掩,但爆炸的气浪和燃烧的烈焰来得太猛、太快,所以就在他们刚刚下意识地进行抬臂挡掩时,烈焰就将一个个活脱脱的生命化成了烟烬……牺牲的消防队员们因此才有了那个生命的最后定格。

 

现场还有一个镜头:多数牺牲在爆炸核心区的消防队员是在三五天后在现场被搜救队员们发现的。一位指挥官告诉我,不少牺牲的消防队员被爆炸时的强烈气浪冲出几十米甚至几百米,甩落在四处零乱的旮旯里。当发现他们时,不少年轻的搜救队员不敢上前多看一眼,因为他们的那些牺牲的战友此时已经根本不堪入目,不仅断腿无首,而且多数腐烂严重,满是蛆虫……

 

大爆炸现场还有一些特别悲惨的情景没有进入我的作品之中,并不是说它不存在,而是我不想过度渲染这场爆炸带给消防队员们的那种灭绝生命式的灾难。

 

 

战争和屠杀的现场是血淋淋的,而像天津大爆炸现场又何止是血淋淋的,它远比血淋淋的现场要撼人和惊怵得多!如果说你看到一具血淋淋的尸体的话,毕竟那还具备了生命的形貌。但如果当你看到的是一具白骨时,你就不再认为那是一具生命,而是一个已经剥离了生命的鬼魂与幽灵,它会让人不寒而栗。

 

天津大爆炸现场真正所能看到的就是这些。当然,还有那些彻底变了形的钢铁废物,比如像集装箱和车子一类的东西,但它们是没有生命的。现场唯一有生命的基本上是人,基本上是消防队员。火与消防队员们的肉体搏杀的结果,留下的是一堆堆白骨与烟烬,很可怕。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到这样的情形,我是属于从搜救人员所拍摄的录像中看到这些情形的唯一一位作家,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位通过采访一个个幸存的消防队员们的作家,我因此获得了极其珍贵的大爆炸的另一个现场——“情感现场”的诸多宝贵“镜头”。

 

我是了解天津大爆炸现场的一名幸运的作家,但又是一位特别痛苦的“亲历者”。许多时候我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就该让这个悲惨的爆炸现场的事实带着浓烈的感情去向世界呈现呢?思想斗争的结果是:应该。

 

 

应该的结果,就出现了这部《爆炸现场》作品。这是我从事非虚构创作几十年来最刺痛我自己内心的一部作品,其内容的震撼力和痛苦度,远远超过了以往任何一部作品,包括像写“5•12”大地震、北京“非典”等事件……

 

报告文学(或说非虚构作品)如果没有“现场”的亲历与准确叙述,就必定不会有独特而超然的艺术魅力,那些蜻蜓点水式的假现场也必不能产生强烈的艺术震撼力。然而“现场”对那些麻木的、缺乏敏感的、不知如何撷取生活和情感精华者来说,它仍然会掉入“一般性”之中。客观的“现场”通常是死板的、乏味的,甚至还可能是枯萎的、单一的,那些丰富的、精彩的、立体的、鲜艳的“现场”,则需要作者的嗅觉、视觉和情感的透彻性的寻觅与搜索,甚至有时还需要像消防队员一样冒生命之险去实践与战斗。

 

《爆炸现场》就是这样一部通过“冒生命之险去实践与战斗”之作。因为我尽可能地去爆炸现场,尽管我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硝烟与爆炸声,然而当我在那个大坑前伫立片刻时,我仍然强烈地感受到爆炸的火焰与气浪是如此的慑人魂魄;尽管我没有像许多消防队员那样亲历自己的亲密战友在瞬间牺牲的场景,然而当我来到重症监护室抚摸着尚在治疗中的伤员那一条条炽焦的伤疤时,我仍然感觉痛彻心扉与心惊胆战……这年的中秋节、国庆节和圣诞节,还有许多个周末,我与天津消防队员们在爆炸现场一起谈论和回忆“8•12”夜晚所发生的一切。

 

何建明先生看望天津爆炸中受伤的消防队员

 

热的眼泪和冷的眼泪时常挂在我的眶内眶外,牺牲的战友和伤残的战友身影总在我的睡梦中复现,并无时无刻不在与我谈论着、欢笑着,同时也在向我诉说、哭泣、呐喊与追问着……“我们如此年轻,为什么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就离开了自己的亲人与爱人?为什么?谁之罪?啊,谁之罪?”

 

这是最悲切与沉重的呐喊与追问,它一直在那个爆炸现场的上空徘徊着、回响着……唉,这就是“现场”,无法抹去的生命现场,以及一个作家所能意识与追索到的关于生命的另一种存在与拷问。也许有人会向我提出质疑:大爆炸是一场悲剧,你为何把消防队员的牺牲写得如此壮丽?其实,消防队员们的生命本来就是极其壮丽的,而我之所以把“爆炸现场”的壮丽生命写出来,就是为了无情地鞭挞那些摧毁这些生命的罪孽!他们是谁?他们会是谁?天知之,人知之,良心知之,法律知之。

 

要感谢公安部消防局各位领导与战友(他们许多人曾经与我在一所警校工作过),要感谢天津消防队员和天津港公安局的同志们的积极配合,才使我有了抵达“爆炸现场”的可能,而我最想感谢的是那些亲历爆炸一线的消防队员,不管是活着的和牺牲的,他们都给了我第一手材料,这是最宝贵的部分。它常常令我不能入眠——如果你经历了,你就无法不去想那些惨烈的场景和死亡的恐怖镜头……

 

 

在去年我写完《南京大屠杀全纪实》后,曾经庆幸自己比魏特琳女士和张纯如女士幸运,因为她们俩都因“南京大屠杀”事件而最后走向了自杀的悲剧之途。前者是在大屠杀期间拯救了几万南京妇女与儿童后无法摆脱日军暴行的折磨而患抑郁症自杀,后者是因为写了“南京大屠杀”而患上抑郁症饮弹自杀。我也写了六十万字的“南京大屠杀”,我庆幸自己是男人,没有像前面两位女士“软弱”,并勇敢地活了下来。可是,现在我写了“天津大爆炸”,现场的恐怖让我感觉比经历文字“现场”的“南京大屠杀”要恐怖得多,强烈得多,也印象深刻得多……这让我怎么个好耶!

 

这也许是一般作家和一般人不可能有的痛苦经历,我似乎都经历了,而今后肯定还会经历——作为一名报告文学作家,一个时代的记录者,其职业的责任使然。我并不后悔。我感到有些乏力的是:当下中国的灾难太多,多数是人为的,而且灾难的样式与危害程度常常超出我们的意想。比如刚收笔《爆炸现场》,又出现了深圳大塌方事故。即使这些天没有大事故新闻,房前屋后的空气里也会迷漫着永远散不去的雾霾,叫你生不如死的窒息……许多人在感叹:为什么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感觉有些难呢?

 

为什么?我也想发问!

 

我想认认真真地发问:天津大爆炸这样的事还会不会再发生?可以肯定的是:它不太可能再来。但还有一点也是可以肯定的:类似的、不同形态的“大爆炸”随时可能发生。

 

这又是为什么?我们都应该认认真真地思考与清醒!

 

(节选自报告文学《爆炸现场》,略有修改)

 

THE  END

作者简介

 

何建明,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报告文学作家,曾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五次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四次获得"徐迟报告文学奖"。代表作有《落泪是金》《国家》《忠诚与背叛》《南京大屠杀全纪实》等。

 
责任编辑:碧盛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